第5章 共侍一夫加入书架

第5章 共侍一夫
作者: 本王在此 发布时间: 2018-09-18 18:52:10

“王妃,你快闪开,挨板子的事婢女一人来就够了,婢女贱命一条,若是撑不过去,就当是为王妃尽忠……”

“呸!不准你胡说,什么贱命不贱命?一下都替你挨了,还在乎再来几下吗?别在我面前逞能,更别说撑不过去的话,本王妃今日替你挨了板子,你就得伺候本妃一辈子,少一天都不行!”

阮秋言疼得抽吸,换了几次气才把话说完。

青梅往下吞了一口血沫,不知再劝什么好。

这个小妮子看着老实,也是个有情义的,刚才挨了那么多板子都没哭,这会她只挨了一下,青梅便哭成个泪人。

剩下的三板子无遗漏的全都落在阮秋言身上,挨完板子,阮秋言疼得浑身抽搐,差点也以为自己快要死过去。

她咬牙,“还有吗?没打完接着来。”

安亭忍不住说,“王妃,十下已经完了。”

“好,好!”

今日这板子她不敢说挨得冤枉,可还是忍不住怒视萧靖然。

后者神色稍滞,他本以为阮秋言是个寻常女子,前几日在前堂这女人已经给她惊喜,如今此举更是让他另眼相看。

他心道:此女不凡。

“扶王妃回去好生歇息,去请司马先生给王妃医治。”他张了张嘴,有些犹豫,“即日起,王妃解除禁足,可随意出入王府,王府上下家务,皆交由王妃定夺。”

阮秋言,既然你不是池中之物,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究竟配不配在南起王府有一席之地!

萧靖然如是想。

阮秋言一瞬清醒,解除禁足?手握大权?这算是因祸得福?

三日后,朝歌来人传萧靖然入京地。

安亭大忧,“这可如何是好?王府现下哪能少得了王爷做主?朝歌此番……怕是有意敲打咱们南起。”

这几年,削藩收封地的事比比皆是,朝廷新上位的年轻皇帝手段雷霆,对这些王族同室一点都不手软。

南起虽一直避其锋芒,这段时间的动静还是大了些。

消息传到朝歌,有些人坐不住了。

萧靖然不甚在意,幸好是前几日把王府交给阮秋言,若是临时托付,怕是才要大乱。

“王府诸事还有王妃,你好生辅佐,若是有人借机生事,你且传我令调兵,务必在燕无归回来之前护得王妃周全。”

“王爷若是对王妃有心,这些话何不亲自去说?”

“有心?她若想让我放在心上,且看她本事。”

京地一去,一来一回尚且有些日子,若是再在京中耽搁,少说也有半月余。

若是阮秋言当真能在王府中站住脚,那倒也不辜负他的安排。

若是……那就让她当个闲散王妃罢了。

同去朝歌的还有皇族下余几地的王爷,萧靖然一路上快马加鞭,到京地不过用了三日,竟比属地最近的北隅还要早到。

萧靖然一入京地,行踪就被那位手段凌厉的年轻皇帝知晓,连他宿的客栈都已摸清。

只过了个晌午,朝歌便派人来请。

定在在后院亭台,如此也不算君王和属地王爷政谈,两人倒更像兄弟。

“南起王爷来得好快。”年轻君王亲自为萧靖然赐酒,他推拒不得。

萧靖然礼答,“皇上旨意,臣不敢不从,南起不比朝歌消息灵通,臣来半日,皇上便召见。”

一个回合下来,两人各有试探。

年轻君王堪堪笑过,直说,“听闻王妃嫁入南起已有一年,却一直无所出,南起如今战时频发,朕甚是担心南起一脉。”

萧靖然闻声,送到嘴边的酒慢了一步,只在唇边抿了一口。

果然,南起的动静朝歌尽收眼底。

萧靖然蛰伏几年,在边土各疆埋下眼耳,伺机而动,如今正是好时机,他们让人挑拨,让诸地内乱,借平战乱一扫边境,纳入南起版图。

如今,这位皇帝的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

他若是再不见好就收,皇帝便要扶他未来的幼子当南起王爷,至于他……便在史册中死于平定战乱。

这也是萧靖然一直未动阮秋言的原因。

一旦怀有子嗣,他萧靖然之命……危矣。

萧靖然笑笑,脸上自是一片云淡风轻。

他信口胡诌,“王妃身子一直不大爽利,我已让府中最好的太医为王妃诊治,至于子嗣,该来的时候总会来。”

言下之意便是:孩子此时不该来。

年轻皇帝倒也不怒,反倒一脸认同,“王爷所言甚是,既如此,是我朝歌当初赐婚时未作周全,如今一年已过,南起王府也该进新人了,朝歌再为王爷选一房侧妃如何?”

“不知皇上赐臣哪家碧玉?”

“朕早间听闻南起王妃在相府时便与姐姐姊妹情深,当年为成全王爷,不得不将姐妹二人分开,如今让她们姐妹二人在王府相聚,倒也成就一段佳话。”

年轻皇帝不动声色的试探萧靖然。

对方若是点头,不管日后大乱还是世子出生,朝廷都松一口气,若是对方不点头,那朝廷便有借口向南起发兵。

萧靖然不动声色,心中却是鄙夷。

二女共侍一夫,如何成佳话?只能成笑话。

想到府中的阮秋言,萧靖然倒觉得此事也没有那么难答应。

他笑纳,“那臣便谢过皇上。”

“王爷客气,既有喜事,王爷当早日回去。”

“正是。”

阮秋言嫡姐阮湘文是相府的掌中明珠,听闻是皇上赐婚,相府更是大操大办,整整一百二十八抬嫁妆,十里红妆。

当年迎娶阮秋言,嫁妆连此零余都不如。

嫡长女为侧妃,庶女却为王妃,真真是落足了人前笑柄。

朝廷的意思萧靖然心中明了,不过是想让他南起王府大乱,且看这姐妹二人能不能乱得起来。

萧靖然启程后便着人快马加鞭往王府里送消息。

等到了王府,除了王妃一行人亲自来迎,却不见府中一点动静。

萧靖然稍有不悦,这是谁的下马威?

“本王派人传的消息没送到王妃跟前?”

“王爷多虑,妾身是想着来的人是家姐,便一切从简,近日边关战事吃紧,兵将们食不果腹,我怎么能因为此事大操大办?我身为王妃,当为王府表率,轻慢了侧妃,请王爷赎罪。”

发表评论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倾城弃妃要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