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因祸得福加入书架

第4章 因祸得福
作者: 本王在此 发布时间: 2018-09-18 18:51:20

她就是当定了这妒妇,也决不会让一个小妾进门。

绝了她的后路?那她就断了他的子孙!

萧靖然回房后,盯着桌子上的两个包袱,里面的金银细软在油灯下闪动着金属的光泽,里面全是盘缠,还有几件衣裳,这一看就是要出门的人准备的。

“当个闲散王妃有何不好?这女人怎么就如此不知好歹?”

他拿起一只朱钗随意把玩,冰凉的玉颈还未生温,被他一丢便碎成两半。

萧靖然微微皱眉,王妃的东西怎可如此粗制滥造?

安亭瞧见王爷眉心的缱绻,当他是为王妃的事忧思,便想着宽慰几句。

“王妃之前生在相府,想必是自由惯了,突然拘束起来,有些小性子也是难免的。”

“小性子?她已经嫁进王府,成了我南起王府的王妃,怎可私自出逃?”萧靖然望着碎落两半的玉,两道浓重的眉间蹙起的川字愈发得深,他突然问,“这东西是哪来的?”

安亭看见那块碎了的朱钗,答,“这不是从王妃包袱里拿出来的吗?”

萧靖然重重的说,“我是问,这东西是王妃从相府带来的,还是入府后的赏赐?”

安亭意识到王爷的意思,不禁收敛神色。

“王妃的嫁妆虽然不丰厚,但一直是由王府库房代为,王妃现在未得实权,想从库房支出东西怕是不容易,想来,这该是王爷赐的。”

萧靖然冷哼一声,“本王赐的东西什么时候这么不入眼了?”

接着男人目光盯着书房某处,眼底的浓黑墨色愈发积蕴得深邃,只一眼便能让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他身上的深底金丝线衣袍在烛光中隐隐浮现几分暗色光芒,“安亭,有人手伸的太长,插手我南起王府的家务事!顺着这条线查下去,别打草惊蛇,把背后那个人引出来。”

“是,王爷。”安亭又问,“那这些东西,是否找个由头还给王妃?”

“还给她?让她再逃一次吗?”

东西是不必还了,也不知道她平日是怎么梳妆自己的,就是用这些不入眼的东西?

萧靖然淡色凉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

如今局势大动,各方虎视眈眈,王府内还让人埋下了探子,这个王妃又不安分,迟早要出乱子。

想到此,萧靖然心绪有些不宁,“燕无归什么时候回来?”

“近日捷报连连,燕小将军平定边事势如破竹,想必不日将归。”

“既然边事已定,留康将军在那里也是一样,你马上飞鸽传书,让燕无归回王府。”

萧靖然对着不远处的边关防图出神,如今内忧外患,若是不能在这乱世中博得一席,便要全盘倾覆,因此接下来的每一步都不能错。

“王爷是想乘胜扩疆?”

“兵将刚浴血奋战,正该调养生息,南起境内粮草也吃紧,不宜再举兵,让燕无归回来,盯住阮秋言,别让她出了岔子。”

此刻,萧靖然像个运筹帷幄翻云覆雨的天下之士,自有一脉荡气回肠凛然于身。

安亭心道,王爷对王妃还是好的,让燕小将军亲自保护这位王妃。

下一刻,萧靖然突然问,“你说今晚之事,该当如何?”

“此事全有王爷定夺,安亭不敢置喙。”

“那就给她个教训,让她长长记性,免得日后乱了分寸。”

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丝渐冷的弧度,眸色如月色般清冷。

未时三刻,阮秋言在房中午睡,院落中一阵嘈杂声将她吵醒,她忙起身。

她的院落比冷宫都清净,什么时候闹出过这么大的动静?

阮秋言推门而出,院中站了一行人,萧靖然立于众人面前,超脱出尘的气质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

“怎么回事?这是要解除我的禁足?”

还用得着这么大的阵仗?

萧靖然的目光扫过她的脸,她突然觉得周身一寒,心里暗道没好事。

果然听见他淡淡的声音,“王妃昨夜欲携随侍逃出王府,目无规矩,念其是初犯,免罚,不过随侍有不谏之罪,不可免,罚杖责十下。”

杖责……不就是挨板子吗?

阮秋言睡意全无。

一个从武的男人三十板子都能皮开肉绽,伤势深可见骨,一个柔弱女子,十板子下去是要去掉半条命的。

“王爷不可!此事皆是我一人主意,青梅只是个随侍,她的话我怎么会听?你不要打她,要打就打我!”

阮秋言说着说着,什么规矩都忘了,人命面前什么都不重要!

萧靖然不理会她的请求,而是转头望向已经被人摁住的青梅,“你也等着王妃给你求情吗?”

青梅怎么敢?别说是为阮秋言挨顿板子,就是为阮秋言挨刀子下油锅,她也得抢着上。

“婢女不敢,谢王爷赐罚。”

话音刚落,青梅已经自己趴在长凳上,一尺多高的朱红色长凳将她的身形衬托的极为纤瘦,鼻息间隐约能嗅到这张长凳上的血腥气,那触目惊心的深红不知道是多少人的鲜血染成。

“不——”

阮秋言失声大呼。

随着她的一声惊呼落定,执行杖刑的人一下接一下落在青梅身上。

才挨了不过三下,青梅脸上血色全无,疼昏过去,到了第五下,又生生疼醒。

阮秋言看不下去,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推开拦着她的人,蝶影一样扑了过去,趴在青梅身上。

可还是晚一步,让青梅又多挨了一下。

“剩下的四下,我替她挨。”

她闯出来的祸,没道理让别人替她生受惩罚。

举杖的人一时不察,第七棍结结实实落在阮秋言身上。

阮秋言皮肉颤栗,险些从青梅身上跌下去,她托大了,这一下真疼啊。

四板子挨下来,她不骨肉分离也得皮开肉绽。

“王爷……这……还打吗?”

萧靖然皱了皱眉,怎么就没把人拦住,让她扑出去了呢?

此刻正是关键,他不能让人以为他有弱点

他冷声道,“继续!”

青梅本以为王爷不会重责王妃,没想到王爷是铁了心让她挨这几板子,她也不顾身后的伤口,挣扎的欲将阮秋言推开。

发表评论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倾城弃妃要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