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逃府被拦加入书架

第3章 逃府被拦
作者: 本王在此 发布时间: 2018-09-18 18:49:52

萧靖然这才动了动唇瓣,嘴角似是柔软,“王妃与随侍主仆情深,一切依王妃所言。”

正当阮秋言窃喜度过一劫之时,他再次开口,“但王妃今早未向本王请安,不守规矩,罚今日起禁足,没有本王答允,不得踏出后院一步。”

这是下马威还是借机敲打她?

阮秋言觉得她会成为史上第一个被禁足的王妃。

青梅自觉是自己没提醒,连累了王妃,大呼,“婢女请罚,求王爷饶过王妃,此事皆因婢女失误,才致王妃未向王爷请安,请王爷责罚。”

萧靖然对今日的事颇为满意,他只是有意为难王妃。

“此婢女是王妃随侍,自然有王妃说了算,王妃觉得,该罚不该?”

阮秋言咽下一口恶气,凛然大声道,“万般不是,罚臣妾一人足够。”

萧靖然没再回答,而是转头对身后的安亭说,“这几个人,打发去充奴籍。”

被关禁足的阮秋言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两个高手,不过不是保护她,而是看守她。

阮秋言只能从屋内走到屋外,再想出了前面那个院子,是不好办了。

阮秋言仔细回忆,自己的文中并未出现这一段,她的最后一个章节,停留在女主被男主悬于崖边,至于后面的……她没写,恐怕也不由她控制了。

尽管禁足,但前世身为宅女的阮秋言并未觉得不适,反而觉得自己拿到一张长期饭票。

她无事就跑到门口跟两位大哥说话拉近关系。

刚开始,他们都是隔着门喊的,几天下来,两人终于愿意把门打开,只是阮秋言只能站在门内,不可再踏出一步。

午膳时,阮秋言惦记两位大哥在外面站的辛苦,见自己菜里有些蛋荤,想给他二人送去,却发现二人碗里有肘子和鲢鱼,自己却连个肉腥都没见到。

她以为禁足便是如此,问青梅她也说不出所以然。

现在看来,便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这些捧高踩低的人,见她被禁足八成以为她要失势,就迫不及待欺到她头上来。

可见世态炎凉,人心不古。

她转头便走。

青梅看见碗里的鸡蛋还在,奇怪道,“两位大哥可是吃好了?”

阮秋言把鸡蛋全都分到她和青梅的碗里,“他们吃他们的,咱们吃咱们的,说不好他们吃的比咱们还要丰盛,何必惦记别人?咱们吃!”

青梅不知阮秋言怎的出去一趟就性情大变,不过王妃的话她还是听的。

阮秋言食无滋味,突然问青梅,“青梅,咱们日日被困在这里,连个方圆都走不出去,你可愿随我离开?”

“王妃去哪里,青梅自然是要跟去的,不过……院外那两个是王爷派来的人,咱们怎么出去?”青梅垮着脸。

“既然不能走正门,那便不走,堂堂王府,我不信连个后门都没有。”阮秋言豪气冲天。

青梅也跟着大义凛然,“婢女跟着王妃!”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

她们平日里吃穿用都是王府的,阮秋言嫁过来的嫁妆都在王府库房,出入都要走账,一时带不走。

算下来,阮秋言堂堂一个南起王府的王妃,未来的萧王妃,竟没有多少细软傍身。

青梅的更可怜,只有一个小小的包袱。

她见着王妃心疼的眼神,忙说,“婢女的东西都不带走了,只带了几件贴身衣物,和一些首饰碎银子。”

她不说倒也罢,一说这话,阮秋言更是觉得对不住青梅。

她一个王妃尚且被人‘欺负’,青梅只是个随侍,在王府的日子可想而知。

阮秋言不想在日后明争暗斗的燕王府中靠邀宠献媚过活,只想去外面逍遥快活。

“放心吧,出去之后只要有我一口肉吃,就不让你啃骨头。”

青梅没听懂,但瞧着阮秋言的神色,还是点点头,“王妃,咱们出府后去哪?回相府吗?”

“相府是回不去了。”她是逃跑,不是回去省亲,此事回去只能给相府添麻烦,说不得是对萧靖然自投罗网。

接着她又提醒,“到了外面可别叫我王妃……”

“不叫你王妃,叫你什么?”

这个声音……怎么那么像王爷?

抬起头,阮秋言定睛一看,眼前宽袖长袍负手而立的男人不是她夫君又是哪个?

她顿时滞住,尴尬问,“王爷……你怎么来了?”

此时有二更了吧?萧靖然来这里做什么?莫不是……要和她行周公之礼鱼水之欢?

“本王听说府里有人对王妃照顾不周,特来看看。”萧靖然瞥见她身后藏得不甚严实的包袱,目色微冷,“王妃夜不能寐,看来确实是院里的人伺候不得当,本王替王妃换几个人如何?”

“听凭王爷安排。”阮秋言识相回答。

“王妃身后是何物?”

阮秋言暗叫不好。

她心生一计,搪塞,“都是些破旧不值钱的东西,我和青梅正打算拿出去丢了。”

“哦?是吗?区区琐事,何必劳烦王妃亲自动手?”他脸上波澜未惊,嗓音低沉,“安亭,没听见王妃说的吗?还不代劳?”

“是。”安亭也是心疼王妃的,就王妃这点小心思,哪够他们家王爷看的?随即劝道,“王妃还是自己把东西拿出来,老奴手上没轻没重,怕出手伤着王妃。”

阮秋言咬牙切齿心痛成海的把包袱交出去,里面可是她全部家当,这次交了,以后怕是得安心立命于王府之中,出不去了。

“本妃……当然不会为难管事。”

她眼睁睁的看着安亭把自己的包袱拿走。

萧靖然眼底青色一片,让人辨不清情绪。

“天色已晚,王妃还是早些休息,本王改日再来。”

阮秋言对他远去的背影做尽自己方才想做的一切,最后坐在板凳上,暗自发誓,“此仇不报非君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萧靖然,你且等我十年。”

青梅没听见这句,倒是忧心忡忡,“王妃,咱们还走吗?”

“走什么?王爷府愿意多养两个闲人,咱们何必不识趣?从今天起,本妃就在这王府中,哪也不去。”

发表评论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倾城弃妃要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