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禁足王妃加入书架

第2章 禁足王妃
作者: 本王在此 发布时间: 2018-09-18 18:48:39

“王妃,你去哪了?可吓坏青梅了。”

说话间,一个面容青涩才不过豆蔻年纪的少挽着丫鬟的发髻走近,担忧的神色不做假。

阮秋言将人上下打量,这个穿着打扮跟她笔下的青梅无异。

青梅是家生子,是随她嫁进王府的婢女,刚换了内置的阮秋言正需要这样的忠心耿耿。

她突然大悔,怎么不在书中给女主安排几个武艺高强的高手内卫?不然今晚在崖边何至于受萧靖然的钳制?

她穿越而来是来享福的,可不是受制于人的,夫君也不行。

阮秋言心想,既是忠仆也好应付,随口答,“我与王爷去百步竹林散步,休要大惊小怪。”

王妃深夜不在府中可是要落人闲话的,万一被哪个有心人利用,够她吃一壶的。

不想,青梅听了她的话更为吃惊,“王妃说……和王爷去散步?”

嗯?此中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

她将计就计,“有何问题?”

“自王妃嫁进这府中,王爷开始还逢五逢十过来坐坐,后来,就渐渐的不来了,也……也不在王妃屋里宿了。”

阮秋言心中一片骇然:守活寡!

她可不是这么写的,她书里的王爷王妃琴瑟和鸣情深义重,恩爱着呢!

她隐隐觉得有些事跟她书里的不大一样了,具体也说不出什么。

罢了,她现在也不过十六七的碧玉年华,这点也是应该的。

不过,她哪是跟萧靖然去什么百步竹林?而是悬崖绝壁之巅!

这事经不起细问,她话锋一转,“此事不提也罢,倒是你,此时来我房中何事?”

青梅只当王妃为此伤心,也不敢再提,便将萧逸让她转告的话一字不敢漏的学给阮秋言。

“王爷让我来转告王妃,明日去前堂问话,让王妃想清楚了再说。”

阮秋言心中大不悦。

萧靖然连她这个王妃都冷淡待之,她隐约记得王府中并无侧室,何来争宠杀人一说?这等事也要三堂会审般来审她?

“此事……我心中自有定夺,你且下去吧,我累了,明日不想早起,你别叫人来烦我。”

阮秋言觉得此事还要细细想想,这不是前世撰稿,错了还能重来,明日错了,就是坐实那罪名。

“只是……”

青梅不知王妃为何突然不去向王爷早起告安,不过王爷日日避而不见,王妃一日不去也无妨吧?

“还有事?”

“没了,王妃早些安睡,明早用膳我再来敲门。”

青梅悄然退出,关上房门时看见端坐于烛火前的王妃,火光通明映在她的脸上,思虑格外沉重。

她觉得王妃似乎跟之前不大一样了,具体如何不同,她也说不出。

翌日卯时已过。

萧靖然手中捏着一张边地的飞鸽传书,神色不大好,“安亭,王妃还没来请安?”

平日这时候,该来了……

萧靖然的神色倏然一冷——阮秋言身为王妃,如今是越发没规矩了。

安亭瞧王爷脸色不对,有眼色的说,“王妃这会许是用膳,忘了,我去催一催?”

他淡淡的扫了一眼这个老人精,“不必了。”

萧靖然随手将那张密报燃成灰烬,他倒要看看阮秋言何时来问安。

眼看辰时将过,后院还是没有动静。

萧靖然沉着脸吩咐,“去前堂,把那几个人也带去,还有,着人去请王妃!”

“请”字咬得极重,可见是真的动怒。

去到前堂,众人都到齐,阮秋言才施施然出现,神采饱满,可见昨夜休息得不错。

“见过王爷。”

满堂静默,都知道这位王爷不爱等人,偏偏就有人让他等了,还是这位不大受宠的王妃。

萧靖然目光极淡然的扫过她的脸,没有回应也没有赐坐,居高临下的对座下的人说,“把你昨天在我面前说的,再一五一十的说一遍。”

阮秋言挑眉看着这几个五花大绑跪在地上的人。

当面对质?

视线再落到萧靖然身上,便有些淡薄,好一个置身事外的王爷。

跪地的人被人解了口中的布条,下一秒哭天抢地的声诉,“是王妃让我们将那女子卖到倚红院,说得到的银两都归我们,只要让那女子再不能在王爷面前献媚。”

萧靖然对这些说辞并无感觉,不过是女人用来争宠的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

“王妃,你可有话说?”

阮秋言上前一步,不怒反笑,对跪着的人说,“你说你受王妃指使,可是我家王妃亲自与你交代这些?”

“当然,我们都亲眼所见,是南起王府的王妃,金翎锦绸做的轿帘寻常人怎么用得起?我们看得清清楚楚。”几个人相互作证,一口咬定看见的是王妃。

“既是我家王妃,那你们见到人,可能当面指认?”阮秋言一脸深明大义,像个神断青天。

“这是自然。”

阮秋言笑了。

坐在堂上的萧靖然神色未惊。

恰在此时,本应寸步不离跟在阮秋言身边的青梅才现身,身上的衣冠与阮秋言相较无异。

‘这个才是王妃吧?’

‘没错,准是这个后来的。’

‘……’

阮秋言在众议中走过去,不高不低的喊了一声,“见过王妃。”

几个人互相使眼色,指着青梅大呼,“就是此人,请王爷主持公道。”

“你们可要看清楚,免得到时觉得冤枉。”阮秋言一声冷笑打断这几个人的指认。

连王妃是谁都认不清楚,这些人的话自然不可信。

“你休要替王妃遮掩!”跪地的人一口咬定后出场的青梅才是真正的王妃。

下一秒他们指认的王妃突然跪地,向萧靖然请罚,“婢女青梅为证王妃清白,斗胆假扮王妃,请王爷降罪。”

“这……”刚才还理直气壮指认的几人此刻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阮秋言目光颇为得意,正等着萧靖然说‘功过相抵’,谁知这个男人一言不发,端坐堂前仿若置身事外。

难不成真要降罪?

她突然开口,“王爷,此事真相已大白,是这几个奸佞小人无端陷害,至于真凶,王爷再审这几个人便是,今日之事,妾身幸得婢女青梅相助才识破奸人诡计,青梅自可将功折罪,不求赏赐,但求不罚。”

发表评论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倾城弃妃要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