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达成协议加入书架

第8章 达成协议
作者: 本王在此 发布时间: 2018-09-18 18:54:09

阮秋言振振有词,萧逸突然有些愣住,本以为这个王妃只是插科打诨,闹一闹就过去,没想到言辞竟是如此犀利。

阮秋言见他神色松动的厉害,便乘胜追击,“萧逸,你为了一个不实的消息,扮凶欲害你兄长,而且还伤了兄嫂,欲劫持我远走,可见兄弟之间情深意重在女人面前如此不堪。”

萧逸终于将人放开,“兄嫂教训的极是,是我鲁莽冲撞唐突了兄嫂,万望赎罪。”

脱离桎梏的阮秋言并未立刻挪向萧靖然,只是紧了紧身上的狐裘,笑笑便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萧逸更是佩服,“兄嫂乃是大智慧之人。”

阮秋言正欲再说些什么,却被萧靖然拉回,转眼已经走了好几步,“你伤势重了,回房我给你上药。”

萧逸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默声道,“兄嫂感情当真不错,敏敏真该看看这幕。”

被萧靖然‘强行’带走的阮秋言披着狐裘走得越发慢,这是崖边一见过后,两人第二次如此旁若无人般的相处,阮秋言隐隐有些不自然。

“那个……你的狐裘脏了。”

她肩上的剑伤轻了不少,想必现在伤口已经开始凝血。

浓重的血腥味连她这不怎么敏感的人都能察觉,而这匹狐裘一看便知不是凡物,定然是染红了大片。

她的金银细软都被收走了,嫁妆也动不得,到时候王爷问罪起来,她如何赔得起?

“王妃的肩想来是不疼了。”萧靖然突然说了一句。

“什么?”

“王妃不问自己肩上伤势几何,反倒关心起一件死物,若非伤势大好,怎会如此闲心?”

萧靖然出身高贵,自幼便是王府嫡世子,未来的王爷之位如探囊取物,这些年真真假假里算计,敢在他面前说真话的人不多,现在多了一个阮秋言。

从小到大,叫他世子王爷的人不少,可方才阮秋言那声‘你’,虽为大不敬,实则如一片细小鸿羽,勾弄过他的心弦,挑起他最陌生的最深沉的炽热。

这个女人宛如一颗蒙尘的明珠,此刻乍然现世,光泽熠熠,让人无法不去注意她。

他开始有些后悔,女子自当养在闺中,让她如此在府中张扬,到底好是不好。

阮秋言不知该如何回答,又怕出言不慎,这个喜怒无常的王爷会治她失言不察之罪。

她不说话,萧靖然心下多了丝异样的感觉。

他只是说了句,“日后若是无事,就离得萧逸远些。”

阮秋言的思绪轻轻飘然,南起王爷这是……吃醋?

萧靖然只看了她一眼便知她想岔了,难得解释,“我与萧逸的关系不像外面说的那么好,今夜是你侥幸从他手里逃过,来日若是他想明白了,再来为难,你欲待如何?”

阮秋言心里不悲不喜,王爷对她虽无感情,尚且算不薄,如今实权在握,更是不好不知足。

她识相道,“多谢王爷善言。”

萧靖然蓦地心口一直,把人领到房中之后,只取出一瓶药放在桌上,便走了。

这要怎么用?口服还是外用,有何禁忌,一天用几次……

她一时气窒的不想用药时,青梅来了。

“你怎么……是王爷叫你来的?”

阮秋言片刻便想明白,此处是王爷的地方,她从未来过,别说青梅不知道她在此处,便是知道,也不敢直接闯进来。

青梅上前把阮秋言的狐裘褪去,小心放好,这才红着眼睛过来上药。

“王爷让我来给王妃上药,王妃怎的这般不小心?若是当真有何三长两短,青梅这条命都要跟着去了。”

“胡说,我已经不大疼了。”阮秋言咬着牙让青梅剪开她肩头的衣物。

剑锋割破的衣帛边缘与模糊的血肉粘连,衣料几乎贴在上面,将肩头那片取下来,伤口再次皮开肉绽。

青梅刚刚止住的泪意再次涌上,她哀呼,“伤的这么重,该有多疼?日后王妃这细皮嫩肉的身子怕是要留疤了。”

阮秋言的精力被她分散去,原本无依无靠来到这个架空的世界,相府已然不是她的退路,夫君更是指望不上,一个小小丫头,竟能以一己薄利如此温暖她,怎能不叫她感动?

她前世勾勒的故事里,她给青梅定的结局是不大好的,如今她来了,一切都将进入新的轨道,该留住的人,她一个都不会少。

她心中一痛,突然说,“青梅,日后没有人能害你。”

“若是为王妃身陨,那是青梅的福分。”

是了,这就是当初她给青梅的结局,为救王妃身死……

阮秋言不欲再说这个话题,青梅也利落的给她包扎完了,正待换上青梅哪来的衣服回她的后院。

“你等我换完衣服,咱们就回去。”

“回去?”

阮秋言更是惊讶,“咱们不回去吗?”

这可是萧靖然的地方,萧靖然睡床上,她睡哪?

“王爷说王妃伤势不大好,不宜感风寒,这段日子就宿在前院。”青梅的字句间还透着一股难以自恃的喜悦。

这丫头八成觉得他们王爷是要回心转意。

“那王爷可有说他宿在哪里?”

“王爷自然在此处。”

阮秋言惆怅的心情不亚于那晚现于崖上,这迟来的圆房……该如何是好?

刚入三更天,安亭便来房中告之阮秋言,王爷今晚在书房,不回了。

阮秋言心安理得的稳睡下半夜。

萧靖然这荷绣天蚕线制的床褥,金丝嵌边的暖枕,还有一袭天勾云锦线的流苏大被,可比她的闺床舒服多了。

午饭后阮秋言都未见萧靖然身影,果然,她这个王妃岂止是不受宠?

头顶黑影一过,下一瞬,萧逸已然立于她身侧,阮秋言想起萧靖然的话,怕不是萧逸此刻就来找他麻烦?

她一个伤员跑得再快也不如萧逸抬脚一跃,干脆大喊,“王——”

王爷二字还未出口,萧逸出手拦她,险些抓到她昨夜的伤口。

只听见萧逸在她有些急促的声音,“兄嫂,我不是来寻麻烦的。”

发表评论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倾城弃妃要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