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留下孩子加入书架

第五章 留下孩子
作者: 瑞雪兆丰年 发布时间: 2020-05-23 09:26:07

“哈哈——!”

簌浅虽是笑着,可眼中依旧藏着不忍,“他不爱你,便是连这个孩子都容不得吗?”

“也不是容不得的,可在你这里总归保险些。”

到了现在念禾仍不愿彻底毁灭他的情。

簌浅还未说话,冰冷的寒气瞬间袭来,念禾还未反应过来,那玄冰剑直立在她面前,念禾瞳孔一缩。

“是逐溟!”

“念禾,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

他不由分说,剑身冲着念禾的身体刺过去,念禾没了灵力,自是躲不过去,那剑毫不留情的刺入了她的身体。

念禾怔怔的看着插入身体的剑,想不明白逐溟为何要待她如此,茫然的问道。

“你要的我都已给你,你为何还这么对我?”

鲜血顺着念禾的胸口流了出来,玄冰剑竟然没了精神一样的掉落在了地上,当啷一声激的人肌骨发寒

“果然是你偷了天泉圣水!”

“天泉圣水在你那里,我怎么会偷?这天泉圣水是我予你的,我又为何要偷?”

逐溟未站在这里,但念禾似是看到了他极怒的脸,她叹了一口气,隐忍道,“不是我做的。”

“天泉圣水与玄冰剑相生相克,世间仅此一盅,若不是你近日喝了天泉圣水,玄冰剑如何会消落在地?!你的灵骨须与这天泉圣水融合方能解除似玉的病症,念禾你真是好狠的机心!”

逐溟字字句句刻在她的心上,念禾受不住的咳出了血,当年她怕逐溟不珍重骗他时间仅此一盅。没想到如今竟是她自己殉了自己的路。

逐溟语气中夹着数千怒刹。

“念禾,既是如此,你便用骨血作为引渡吧!”

狂风骤然而起直冲念禾而来,簌浅见了立刻以力相抵,呼呼烈风将四处吹的尘沙乱飞,逐溟声如洪钟。

“簌浅妖君,你不是我的对手,若是因此送了命可不值当!”

他说着便换了招式,旋风似利刃一般直冲着簌浅劈去。

“住手——!”

念禾挺身而出,旋风打在她身上,念禾拼了命的站在那里,硬生生忍住了即将喷涌而出的血。

“逐溟,你如了我的愿,我便住两日我便会回去。”

她手中拿出化魂散来,“若不,我便将这化魂散服下,我若化为虚无,似玉便也别想活了!逐溟你可要考虑清楚!”

念禾字字句句极为铿锵,空气中弥漫着恐怖的静谧。

“你若说谎,青丘便无安稳之地!”

玄冰剑回落主人袖中。

逐溟终是走了……

关乎似玉的命,他怎能不在乎呢?

一切归为平静,簌浅眸子幽幽暗暗,夹着万千不忍。

“他如此无情,你竟还愿为了他,毁了自己一生。”

念禾虚晃而立,“我的一生已经毁了,簌浅你若有法子,便动手吧。”

“法子是有,可难免夺你精血,保了孩子,你可知你命数也快尽了。”

“命数尽了……”

念禾缓缓念出这四个字,她为了救活逐溟损了灵骨,留了性命,自以为改得了一切。

却,难自渡……

“簌浅,动手吧。”

簌浅双手一指,指中浅光直直进入念禾的身体。

“你忍受一番,我将你腹中灵力取出,一切便结束了!”

念禾眼前尽是黑雾,死死的撑住不让自己晕过去。

冷汗瞬间流下,湿透了衣裳,念禾疼的身体发颤,神思却越发清明。

不知何时,灵力终于剖出,念禾腿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

簌浅将她扶起来,欲给她传些灵力,可念禾眸中只有簌浅手中那微弱的圆形光亮。

“这便是我的孩子吗?”

她伸出手指欲摸上去,可黑暗瞬间袭来。

念禾只来得及想。

逐溟,你我也该有个了断了……

发表评论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若无岁月共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