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她已无药可救加入书架

第5章 她已无药可救
作者: 嘉莉 发布时间: 2019-12-04 10:05:50

殷楚慌忙擦拭在身上,不由庆幸今日穿了件深色外套。

然而祁墨戎始终没有回过头。

她苦笑,自己的担心根本是多余的。

来到停车场,正准备上车,祁墨戎的手机响起。

殷楚隔得很近,听到贺曼在那边撒娇。

“墨戎,你去哪里了?我脚痛,你来接我嘛?”

“马上过来,等我。”祁墨戎面部紧绷的冷硬线条放柔。

殷楚逼着自己不去看。

很久以前他也曾这么对她,那些被妥帖珍藏的温暖甜蜜,在他的一句话中化为乌有。

“你知道假装喜欢你,我有多恶心吗?”

祁墨戎挂了电话,再瞥向殷楚,恢复成惯有的淡漠。

“自己回去。”

等到车开走,殷楚再也忍不住胸腔那股血气横冲直撞,难受地弯下身,一簇血吐到地上。

消化道出血越来越频繁,抗抑郁药还是停了吧。

反正她也……无药可救。

祁墨戎从后视镜里看到殷楚低着头蹲在那里,不由蹙眉,转瞬露出一抹嘲讽的笑。

……

贺曼看到祁墨戎嘴角的破裂青紫,大惊失色。

“墨戎,这是怎么弄的?谁敢打你?”

贺曼忙从包里拿出个创口贴,想为他贴在嘴角,却被不耐烦地挥开。

她小心地观察着他的神色,问道:“是因为殷楚吗?”

祁墨戎面色沉了沉,要不是因为殷楚的阻拦,他怎么可能挨打?

贺曼握拳,这个一向冷静自持的男人竟然因为殷楚打架!

她再也忍不住将自己一直以来的担忧问了出来。

“你对殷楚,是不是假戏真做,心动了?”

“荒谬!”祁墨戎一震,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又像是被羞辱。

贺曼大着胆子追问:“真的没有吗?你能怎么证明?”

“没有的事,为什么要证明?”他眼神阴鸷,掷地有声道:“不要再让我听到这种话,很恶心。”

贺曼咬了咬唇,道:“墨戎,对不起,我知道你不会忘了她是害死阿冀的凶手。”

她强调着“凶手”两个字,如愿看到祁墨戎眼里越发浓厚的憎恶。

夜晚。

殷楚给自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机械地往嘴里塞,味同嚼蜡。

手机响起,唐迦临打来视频电话。

“楚楚,你怎么没来复查脚?”

“因为不痛了呀。”殷楚动了动脚踝,已经消肿了。

唐迦临无奈,关切问道:“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按时吃药?”

殷楚笑了笑,将镜头转向餐桌,“正吃着呢。”

“那就好,我不打扰你了,多吃点。”

唐迦临挂断电话,才想起楚楚没回答自己第二个问题。

殷楚放下手机,胃部倏地开始绞痛起来……

快速跑到洗手间,“哇”地将食物全都吐了出来。

吐完后她漱了漱口,重新坐下来,逼着自己继续吃,为了吃而吃。

殷楚忘了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尝不出食物的滋味。

活着似乎没什么意思,但又不能轻易死去。

将一桌饭菜都吃光,吐了不知道几次,勉强吃进去一些。

殷楚朝着镜子里那张瘦削苍白的脸苦笑了笑:“我尽力了,我不想这样的……”

手机又响起,祁墨戎低沉冷漠的嗓音传来:“我需要个女伴,马上来榕会所。”

发表评论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满地月光似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