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躲避仇人加入书架

第五章 躲避仇人
作者: 淑侣 发布时间: 2019-04-01 23:59:14

撑着树枝,闵璇玲忍痛皱眉的快步就了过去,就在她拨开树叶想要探身进洞的时候,一道白光闪过。待她看清时,便发现一把剑抵在了离自己一指宽的位置。闵璇玲很有理由相信,刚刚如果自己不小心多走了一步,那现在的自己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顺着剑锋闵璇玲抬眼看去,只见一个眼神凌厉的男子正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这个男子面色苍白,身上有多处伤口,不过似乎都已经被包扎过了。闵璇玲见状,第一时间就自行脑补了一出男子被追杀,身受重伤在此躲避仇人的大戏。

“你是何人。”男子大概是看着闵璇玲不像是来抓他的,便没有一剑刺下去,只是冷冷的开口道。

“我...我只是过来躲雨的,路太滑了,我又扭了脚,下不了山。”闵璇玲壮着胆子小声说道。

男子听到后,上下打量了一下她,似是在分辨话中的真伪。顺着他的目光,闵璇玲也往自己身上看去,她现在的样子当真是狼狈至极。之前滚下山的时候衣服上沾了许多泥土,头发也变得凌乱了许多。再加上被雨一淋,手上还拿着根树枝当拐杖,活脱脱的就像一个小乞丐。

男子看着闵璇玲窘迫的样子,忍不住轻笑一声,放下了手中的剑。

闵璇玲听到他取笑自己,忍不住辩解道:“我只是不小心失足摔了一跤,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看到你一个小姑娘家的女扮男装,觉得稀奇而已。”男子似乎是确认了闵璇玲对他没有威胁,语气也不由地缓和了些。

闵璇玲见那男子没有赶自己走的意思,便进洞找了块地方坐了下来说道:“我也不想的,家里管得严,不让我出门,我是自己偷偷溜出来的。”

“那你回去以后就不怕被家里人责罚?”男子望向闵璇玲说道。

“嗯...原本我是可以翻墙回去的,但是现在脚扭了,怕是只能从正门走进来了。”看着闵璇玲苦巴巴的脸,男子突然大笑了起来。

就这样,二人在这个小山洞里,你一言我一语的竟渐渐熟络了起来。

聊了一阵子,闵璇玲才知道面前这个男子名叫晏睿。

“璇玲,我看你柔柔弱弱的,为何会只身来到这里?”晏睿越聊越觉得他与面前的这个少女投缘,称呼也不由的变得亲近起来。

“晏睿哥,我是今早上听闻此地昨夜有异象才跑过来看看的,哪想到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闵璇玲一边嘟着嘴说着,一边揉了揉自己的脚。

“昨晚此处有异象?我怎么不知道,我昨晚一直都在这。”晏睿一脸不解的看着闵璇玲说道。

“没有?怎么会呢?我明明听到别人谈论说什么昨晚这天都被照的火红一片,许久才恢复的正常。”闵璇玲一听晏睿昨晚一直在这立刻打起来精神,觉着他应该会知道些什么。

晏睿听到闵璇玲说的话后,若有所思的开口道:“你说的这件事跟我有一些关系,但跟天地异象确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去。你这一趟呀,注定是不会有所收获的。”

“这...怎么会,我还以为...”闵璇玲得知昨晚的动静并不是因为天地异象后,整个人跟泄了气的气球似的,再看看自己这一身的狼狈相,感觉自己这回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晏睿见闵璇玲如此失落,便从怀里取出了一本书说道:“你若是真的这么喜欢那些奇门异事的话,我这里有一本功法,你应该会喜欢。”

闵璇玲好奇的接过晏睿手中的功法,轻轻翻了几页,就听晏睿接着说道:“这是我偶然间得到的,因为我已经有自己的功法了,这一本留在我这也没用。你若是能习得上面的一招半式,日后也不怕有谁欺负你,而且以后你会了轻功,也不必再翻墙了。”

听到晏睿的后半段话,闵璇玲的眼睛噌的一下就亮了起来,心想道:晏睿哥说的对,学了功法,我就不怕别人欺负我了,还有紫衣她们也是一样。

“那我就谢谢晏睿哥了,这个东西于我真的是有大用处。”闵璇玲也不是矫情的人,当下便收下了功法,心里想着日后定要好好报答晏睿。

“你喜欢便好。”晏睿见闵璇玲收了功法后,果然一下子开心了很多,便也跟着笑了起来。

“咕噜~”

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原本和谐的气氛,当意识到是什么声音后,闵璇玲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而晏睿则是微微有一些尴尬的说道:“抱歉,我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进过食。”

之前晏睿一直都像没事一样跟闵璇玲谈天说地,这会儿听晏睿这样说,闵璇玲才突然想起来,面前的这个人还负着伤。

在怀里摸索了片刻,闵璇玲拿出了之前在街上买的糕点,打开来一看,还好没有脏,只是方才自己滚下山的时候压着有些变形了。

“我这里有一些糕点,你不介意的话就拿去吃吧。”闵璇玲原本是看着这糕点好看,一时兴起买的。

晏睿微笑着伸出手,在闵璇玲手里拿了一些糕点说道:“多谢,你也吃一些吧。”

闵璇玲却是摇了摇头,把手里的糕点全都递到了晏睿的面前,“我不饿的,你还受着伤,多吃一点才能更快的恢复。”

晏睿也不再推脱,接过糕点慢慢的吃了起来。等晏睿吃完,恢复了一些气力,外面的雨也停了。

二人相互搀扶着走出了山洞,闵璇玲看着雨过天晴的天空,深深吸了口气,心想着:古代的空气就是清新,没有雾霾也没有工业污染,放眼望去都是一片山清水秀的好风光。

“晏睿哥,你的伤没事了吗?现在下山会不会有些勉强?”闵璇玲转过头看着身旁的晏睿,关心的说道。

“无妨,我从小就伤惯了,这些伤对我来说还不算什么。刚刚吃了你的糕点,我现在已经好了许多。”

晏睿说的风轻云淡,可闵璇玲却是皱着眉头说道:“你经常受伤吗?”

“是啊,我很多时候都不得不去与人争斗。”晏睿垂下眼帘,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太愉快的往事。

“不能结束这种生活吗?去过平常的日子。”闵璇玲不明白,晏睿明显不喜欢现在的生活,为什么不选择离开。

“这个世界总是有着许多的身不由己,树欲静而风不止,活着本来就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闵璇玲似懂分懂的点了点头,见晏睿不想说明原因,闵璇玲自然也不会去强迫他说出来。

发表评论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庶女轻狂:这王爷,我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