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阴阳两隔加入书架

第四章 阴阳两隔
作者: 万小烟 发布时间: 2019-02-26 14:32:38

童昕不信。

案子还没审判定刑,他怎么会想不开去跳楼呢?

她的父亲,不是那样一个懦弱的男人。

尽管如此,童昕还是掀开了白布。

床上面色惨白的人,的确是童震桦。

“爸!!”身旁的童芷玥已经扑到那冰冷的身体上嚎啕大哭,只有童昕出奇的安静。

两个人上次相见,还是童昕在家楼下看着他被警车带走。

短短几天时间,父女两已经阴阳相隔。

从热到冷,从生到死,好像只是一眨眼间的事。

猝不及防的诀别,让童昕如遭电掣。

可她一滴泪都落不下来,甚至连悲恸的表情都做不出。

“小昕……”一个低沉中带着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童昕抬起头,目光的茫然散去,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

他是父亲十年前收的义子顾启,童家倒台后,所有的烂摊子都是他在打点。

“小昕,你没事吧?”顾启焦急地摇着她的肩膀,“你别吓我,难受就哭出来……不要憋着……”

童昕张了张嘴,发不出一丝声音。

是真的难受,悲伤到失声。

“哥……”短短一个字,就像是撕扯着声带的血肉钻出嘴唇。

那破碎空洞的眼神,让人心疼得连气都喘不上来。

“不要怕,我在这里……”顾启将她搂至怀中,一遍又一遍安慰道。

三天后,陵园。

童昕跪在水泥台阶上,双腿已经麻木。

“爸……”一个字开口,眼泪已经倏地落下。

“我错了,当初不该跟他在一起……不该不听您的话……”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布满了整张脸,“如果不是他,您就不会进监狱,也不会死……”

童昕断断续续说着,脑海中不可遏制地回想起那尘封已久的血淋淋过往。

六年前,佟继东的父亲和童父出现分歧,从童氏撤股离开,去了阮氏企业。

没过几天佟父便意外身亡,所有矛头都指向童父。

童昕的爱情在那一天划上休止符,佟继东从她的生活中消失得彻彻底底。

没有一句离别的话语,只有垃圾桶中带血的情侣戒指和被撕毁的合照表明了他的态度。

直到阮氏千金阮清娅出事,童昕才再次看到他。

可那时的佟继东眼中,眸如毒蛇,再无自己……

“哒哒”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打断了童昕的回忆。

嗅着那抹熟悉的气息,童昕脑子猛地缺氧。

那个人,来了。

童昕抬眸看着他,眼底没有一丝涟漪:“佟继东,我爸已经死了,冤有头债有主,你再恨童家,一切都结束了……放手吧……”

佟继东眉头紧锁,从瞳孔深处溢出一抹晦暗。

“一码归一码,我父亲的命童震桦是偿还了,可清娅被人轮的事呢?”

童昕呼吸一滞,脸色煞白:“你……你什么意思?”

佟继东冷笑不语,直接将她拽上车。

废弃工厂。

佟继东将童昕扔到破旧的席梦思上,四个猥琐的男人,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她。

“佟继东!!”童昕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五脏六腑都在抽搐。

佟继东冷幽扫了她一眼,转身便走。

眼看那群男人就要朝自己围过来,童昕彻底奔溃。

“不要……不要丢下我……”她慌乱地抓住佟继东,却被他毫不留情推开。

“清娅当年受的罪,现在,轮到你了。”

发表评论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半生残爱情不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