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谁家娇娘加入书架

第10章 谁家娇娘
作者: 本王在此 发布时间: 2018-09-18 19:27:56

萧靖然果然脸色好看了些,思虑过后,“王妃往后就宿在前院吧,后院本是侧妃妾室之所,以前无侧无妾,王妃住几日也便罢,现在侧妃之位已有人,王妃不宜再住。”

阮秋言更是身形一凛,这是是罚是赏?

她迅速回忆前院的屋舍,发现……竟只有萧靖然那一间是主人住的,其余全设在偏侧,留给客人。

“前院……何时新置了庭院?”

“何须新置?王妃难道不知道该宿在何处?”萧靖然对她‘推拒’的态度不大高兴。

“只是……”

“这就是王妃说的任凭处置,绝无怨言?”萧靖然淡淡挑眉,只是远山黛眉下那双墨色的眸愈发深沉。

“不敢,妾身一切依从王爷所言,只是妾身房中还有些东西,待青梅收拾好,妾身便搬去前院。”

阮秋言没想到事情会有如此转机,如今拒绝不得,只能拖延了,缓几日她也好说服自己。

“不必了,你所用的一切府中会有人专门负责。”萧靖然想到上次碎落的那支钗子,有心道,“还有,身为南起王府王妃,一应穿用当从奢从贵,若是有人在此处使绊,王妃直接处置了便是,不必问我。”

阮秋言心中又是一番巨浪,萧靖然究竟想做什么?就不怕她手中势大,日后……

不,她不会,也不能,从见到这个男人第一眼他便知,这男人胸中海河不止眼前的南起,这个男人不简单。

是夜,萧靖然入房而不见阮秋言。

便叫安亭,“王妃呢?”

他相信有了前几次的敲打阮秋言必是不敢违抗他的话,如今躲着,能躲到几时?

“王妃在后院跟婢女收拾紧要的东西,说是马上过来。”安亭乐见现在的局面。

“后院有何紧要的东西是我前院没有的?让王妃一盏茶的时间过来,伺候本王更衣。”

萧靖然拂袖而入,流瀑似的乌丝如剪如澜,流淌在广袖长袍后,袖口的暗色浮金花纹矜贵不可方物,衣袂卷带而飘起飘落,周身自成一片仙谪之气。

安亭在门外答,“是,王爷。”

阮秋言听闻次令只觉一片水深火热,只得强行安慰自己,只是更衣,又不是沐浴。

然后她大义凛然赴命。

阮秋言不敢耽搁一些时辰,果然在一盏茶的功夫到了,不过萧靖然已经换好衣服,以一种打坐入定的姿势端坐在床中间。

她不知何意,说,“王爷,妾身来了。”

“屏风后有沐桶,你去吧。”萧靖然未睁开眼睛。

阮秋言面上不惊,心中的波涛早已触了礁石,激起万丈波澜。

萧靖然急急差人将她叫来,就是为了看她更衣沐浴?

上一世的职业素养让她思绪转得飞快,她不动声色,“沐浴便不必了,妾身方才已经沐过了。”

“既如此那便更衣就寝吧。”

“妾身……这便去。”

阮秋言打量四周,实在没有可遮纳身形的地方,只有那扇屏风……她径直过去。

屏风后已经备好衣物,阮秋言舒了口气。

她缓缓解下扣在腰间的衣带,衣衫如枯叶蝶影层层褪去。

就在她入了屏风后,坐在床上的男人倏然睁开眼睛,只盯着屏风后那一抹娇珑的倩影,等她衣衫尽褪,他目似探烛明火般清亮。

那一刻,仿若天地间只此二人,一切化为虚无。

细窄的秀肩下玉臂纤瘦,玲珑婀娜的腰线恰似寰寰一握。

下一刻,阮秋言披衣上身,遮住这番春光如景。

他轻轻合上眼。

阮秋言坦荡荡的走出,见萧靖然还闭着眼,不知该出声还是直接去床上。

她静立床沿不足五步,桌上扑朔的烛火将她的娇影投在那扇屏风上,身姿娉婷。

萧靖然再次睁开眼睛,让出一隅,“上来吧。”

阮秋言从他身边绕过时,隐隐能闻到她身上似有若无的香气,旷人心神。

他轻咳一声。

阮秋言问,“王爷病了?”

“不碍事,只是偶感风寒。”他盯着她的脸,想的却是方才屏风后的情景,他说,“这套寝衣很适合你。”

“谢王爷准备周全。”

“睡吧。”

所谓合礼,便是分枕不分被,安亭早有吩咐,谁也不敢把王妃的被子准备好,眼下床上只有一条被子,阮秋言呜呼哀哉。

她小心翼翼的把身子挪进被褥,瘦削的身形隐在被褥下,微微有些起伏。

下一刻,她便觉身后有热意贴近,不待她躲闪,萧靖然已经扣住她的腰,往自己身前带——果然盈盈一握。

“怎么这么瘦?府中可曾有人亏待?”

他吐气如兰,她耳畔颤栗。

“不曾,王爷带妾身极好,妾身只是吃不胖,不过王爷……”

仿佛早就猜到她要说什么,先一步打断,“秋言,我们是夫妻,你要适应。”

阮秋言满腔的推拒尽数在那一声‘秋言’中缴械散尽。

阮秋言晨起的时候,萧靖然早已不在身边,昨夜的事仿佛她一人虚幻出来的假象。

她换好衣服,正欲去文案,打开门一道倒吊的人影,怀中抱着一柄剑,却生了一张极为亲和的俊美容颜。

阮秋言向后一撤,勉强稳住身形,之间倒挂的男人飞身落入院内。

好一张俊美的脸。

“这是谁家,谁家美娇娘,怎么从王爷房中出来了?”

男子说罢信步朝阮秋言走来,眼前之人虽长着一张亲和的俊俏面容,脸上带笑,然而阮秋言只觉一阵恶寒,退后几步,心想还美娇娘呢,不知他是何处来的笑面虎?

萧靖然早起时安亭在房外侯了一会,禀报说燕无归已带军回城,正好萧靖然有事与燕无归商量,便去了校场一趟,然校场上不见燕无归身影,萧靖然只当他是跑到哪里去玩了,吩咐将士见燕无归回来,让他到王府一趟,不想回来,就见到自家娘子被“调戏”的情景。

“无归,不可对王妃无礼。”萧靖然低声喝道,走到阮秋言跟前,不着痕迹将阮秋言挡在身后。阮秋言听萧靖然喊此人为无归,心里咯噔一下。

发表评论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倾城弃妃要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