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公主亦糟糠加入书架

第1章 公主亦糟糠
作者: 欧耶 发布时间: 2020-02-21 13:57:51

京城,南镇抚司。

锦衣卫毕恭毕敬的行礼,说道:“公主,司大人在忙,您先回吧。”

昭阳摇头,缓缓坐在院中的石凳上。

“本宫就在这里等。”

锦衣卫退下,转身之际眼里那一丝轻视忍不住流泻而出,被昭阳轻易捕捉到。

她心一堵,脸色愈发苍白,止不住的掩嘴咳了起来。

何必跟个下人计较,还不都是司丞锦的冷待纵容出来的?

贴身宫婢阿鹭忙给公主拍背顺气,好不容易止住咳,帕子拿下,便被上面那抹暗红刺痛!

“奴婢这就去告诉司大人!”

昭阳将染血的帕子塞进袖袋,低喝道:“不许去!”

话音刚落,猝不及防的,熟悉的骨骼僵痛又传来了!

阿鹭看出昭阳清瘦的身子倏地僵住,急得直掉泪:“又痛了吗?”

“阿鹭,药……”昭阳攥紧衣袖,额角沁出冷汗,显然在承受极度的痛苦!

阿鹭颤抖着手将止痛药喂入她嘴里,哽咽道:“公主,这药的主要成分是五石散,长久服用会引起更严重的后果啊……”

五石散……

果然很有用药效起来,四肢百骸的僵痛像是被融化。

昭阳痛色缓和,别说她已经没了“长久”,在有生之年,她都要保有该有的体面!

“阿鹭,本宫自小就怕痛……”

阿鹭央求道:“求求您快点告诉司大人吧!锦衣卫手眼通天,让司大人广寻神医,兴许还有希望……”

不然照这么下去,公主不久之后就会瘫痪,脏腑枯竭而亡!

昭阳眼里闪过一抹惨淡之色,告诉司丞锦她的病?

她不想再承受那个男人更多的厌烦。

五年了,司丞锦变了,她这个徒有公主之名的糟糠妻,何苦自讨没趣?

“本宫心里有数。阿鹭,你先回府吧。”

阿鹭不甘的咬唇,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昭阳这一坐,就坐到了黄昏。

司丞锦终于忙完,慢悠悠步出书房。

她眼眸止不住亮了亮,又因他漠然的两个字陷入暗淡。

“有事?”

他对她,哪里还像是夫妻?他们都半个多月没见了……

昭阳带着期待开口:“明天是中秋了……”

“我很忙。”

说完这句,司丞锦冷淡的看着她,等她识趣离开。

见她没动,他剑眉微蹙,眼底闪过不耐。

昭阳身体仅有的暖意被冻结,那种发僵发硬的痛再度涌上来。

早就察觉司丞锦变了,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一次比一次短,这次,他只用五个字就打发了她。

她和司丞锦也有过如胶似漆的日子,此刻遥远得像前世。

昭阳僵滞着转身,肩膀颤颤,眼泪夺眶而出。

“对了。”司丞锦声音突然响起。

她忙擦了擦眼,带着笑意转身,就听到他语带厌烦,说:“以后不要来这里找我。”

昭阳余光看到不远处伫立的锦衣卫,他们训练有素,目不斜视,可她瞬间觉得狼狈不堪!

隐约还有女子的笑声,快得像是幻觉。

昭阳蓦地怔住,抬头看向书房,窗棂似有女子身影浮现!

一阵风吹过,带来司丞锦身上异样的香味。

仔细一看,在他笔挺的衣领下,脖子上有抹红若隐若现,像极了胭脂……

昭阳十指攥紧,脱口而出:“丞锦,我们要个孩子吧!我不怕痛了,真的!我们也该有个孩子了……”

曾经她撒娇说怕痛,司丞锦说他也不想她因为孩子分散对他的爱。

如今呢?司丞锦的心,究竟远离到了哪一步?

司丞锦愣了愣,旋即不耐道:“以后再说吧。”

说完他不再搭理她,快步走进房间,重重关上门。

院子里,昭阳孤零零站在那里,风将泛黄的落叶吹得四处乱飞,也吹散了她的呜咽悲凉。

“司丞锦,不要再说‘以后’了,我们不会有以后……”

发表评论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815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