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借尸还魂加入书架

第1章 借尸还魂
作者: 赵宸之 发布时间: 2018-03-21 07:59:27

平朝崇元十九年,八月初四。

柳相府嫡女柳芳菲与宸王赵宸之大婚在即,因着御赐良缘,整个平都都笼罩在一片古怪的喜悦气氛,为什么说是“古怪”呢?

往柳相府看一看,差不多就知道了。

红绸被下人一处处挂起,府里一派喜气,除了柳芳菲的闺房。

青罗帐内,一锦衣少女被小指粗的绳子缚在床上,巴掌大的精致小脸上是与年龄不相符的死寂。

“大小姐要是再自寻短见,你就把这药化水里给她灌了。”一个衣着颇为贵气的老妇说。

站在床前哆嗦的婆子过来接过药瓶,“是,老夫人。”

老妇点头,满意地离开了。

婆子叹息了一声,同情地看向床上的少女,同情归同情,主子吩咐的事她还是要做。

转眼到了第三天,宸王府来迎亲的日子。

柳芳菲的闺房。

“大小姐可真漂亮啊。”梳头的婆子说,“肯定是个有福气的人。”

柳芳菲眼睛都没眨,几乎是个还喘气的死人了,正在这时,一个粉色衣裙的娇俏少女带着一帮侍女婆子进来了。

“姐姐是要嫁到王府当王妃,怎么看着这么不情愿?”女孩阴阳怪气地说,顿时把美感拉低了不少,“难道是对陛下赐的婚事不满意?”

看着柳芳菲的婆子就怕这位来找事,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她擦了把头上的汗,讨好地说,“二小姐不是不知道大小姐已经为这事儿抹了多少次脖子,投了多少次湖了,您可别刺激她了,不然老夫人那边……”

被称为二小姐的就是柳相府二小姐柳落英,她秀气地皱了皱眉,其他的她倒不怕,祖母那边倒是……

看着浩浩荡荡离开的队伍,婆子刚要松口气,扭头看到已经穿上嫁衣的柳芳菲软软地倒了下去,顿时三魂吓掉了两魂半,连忙冲过去扶人,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她只是把柳芳菲放到床上,并没有叫人,。

没人知道,此时柳芳菲的身体里已经进入了一个叫顾晴雨的陌生的灵魂。

一处云山雾绕的陡峰。

顾晴雨一袭素色广袖长袍,负手立在峭壁边上,风轻云淡地问,“有什么事,一定要来这里说。”

而半跪在她身后的玄色劲装男子语气凝重地说,“回禀尊主,异象又出现了,师父曾说过……”

声音戛然而止,顾晴雨有些疑惑地回头,恰好看到一把锋利的匕首朝自己面门袭来,她下意识反击回去,匕首插到了男子肩上,于此同时,她也站立不稳摔了下去。

顾晴雨在跌落的一刻脸上出现震惊,不解,痛心种种表情,这个人是自己最信任的属下,是自己的小师弟!为什么他会想要自己的命!

从峭壁摔落,顾晴雨下意识想要运功抓住点东西,却发现自己一点气力也用不上,似乎明白了什么。

好像是个无尽的深渊,明明已经过了很长时间,顾晴雨感觉自己仍旧在坠落,她不死心的伸出手,突然发现自己的力气回来了!

唰——

顾晴雨坐了起来,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口吐鲜血的妇人,她忍不住皱眉,四下打量,发现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

顾晴雨试着站起来,低头的瞬间发现自己身上居然穿着嫁衣,顿时就不淡定了,看到窗边的案几上摆着铜镜,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

顾晴雨捏了捏自己的腮帮子,沾了一手的白,她眉头皱的更加深了,脸倒是是自己的脸,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宸王府迎亲的队伍来了。”外面有人喊到。

宸王府?顾晴雨咬唇,当了这么多年平生殿尊主,虽然是甩手掌柜,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情报。

宸王她是有印象的,身为平朝王爷却涉足江湖之事,心狠手黑,是个很不好惹的角色,不过……迎亲是几个意思?

顾晴雨脑子快速转动,得出的结论是自己必须马上离开,且不说平生殿那边的一团乱麻等着处理,单是“迎亲”这两个字,已经让自己产生一股浓浓的危机感了。

顾晴雨试着推了推几个窗户,发现窗户已经被钉死了,看来要出去必须走正门,可是……

顾晴雨侧耳听了一下,嗯,两个人,还是两个脚力虚浮的女人,正面刚吧,这个念头刚出现在脑海,她就冲到门边啪地打开了门。

守在外面的两个婆子吓得呆住了,完全没有反应,等顾晴雨出了小门才尖叫起来。

顾晴雨啧啧摇头,完全没有难度啊。

柳相府,顾晴雨误打误撞,居然一路摸到了马房,听到马儿打响鼻的声音时,她忍不住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使这张本就绝色的脸上更加明艳动人了。

骑在马上的顾晴雨更加肆无忌惮,一路横冲直撞,府里的下人看到这幅景象都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大小姐平时柔弱的连针都拿不稳,什么时候会骑马了?

可是除了大小姐,又有谁会在现在这个时候穿着嫁衣?

“给我拦住她,成何体统!”一个中年男子怒喝的声音传来,为了应景穿了一身红色短打的护院冲了过来。

顾晴雨无辜的看了他们一眼,手中缰绳一紧,马儿直接从他们头顶跨了过去。

“逆女!今天是你和宸王殿下大婚的日子,迎亲的人已经在正厅了,你要去哪里!”中年人问,语气有些发抖。

顾晴雨眼神更加无辜了,自己是个孤儿,父母都死于瘟疫,后来才被师父捡回去的,哪里来的便宜爹爹?

是以顾晴雨毫无心理负担地穿过内厅,骑着马一路出来,宸王府迎亲的队伍也懵了,眼睁睁看着她离开,完全没有阻拦。

等柳相从内院出来,那些人才咽了口唾沫,显然是领头的人不敢置信的说,“王妃娘娘……逃婚了……”

其他人点头附和,其中一个人说,“她完了,居然敢逃婚,殿下一定会把她抓回来掐死的。”

“王爷在掐死她之前肯定先掐死我们。”领头的人苦笑着说,看到柳相走过来,顿时换了一副严肃的神色。

……

宸王府的书房里,格调大气内敛,又燃着清冷中带着一丝苦味的松柏香,衬托的气氛更加微妙了。

一个穿着喜服的男子坐在书案后,食指指节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书案,“逃婚?”他舔了一下下嘴唇,“有意思。”

跪在他面前的正是迎亲队伍那个领头的,他头上的冷汗都够洗个澡了。

“你们这么多人,加上柳相府的人,居然拦不住一个女人?”男子挑眉。

领头的人无言以对,不是拦不住,而是压根没有想到她会逃婚啊!

作者寄语:感谢大家支持!

发表评论
点击功能呼出

关灯设置收藏回书页

  • A+A—默认
  • 上下滑动左右滑动
  • 正序妃常有毒:宸王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