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时光是条怅然的河时光是条怅然的河类别:短篇言情字数:5万字 | 完结人气:8万阅读作者:欧耶 | 主角:隋童,褚晋衡发布时间:2019-10-31 16:45:57
开始阅读

丈夫心爱的女人穿着手术服,在她耳边得意说道:“你,永远只配他的厌恶。”“你猜,如果你死在产台,他会不会觉得解脱了?”隋童的心跌倒谷底,一股恐惧的战栗从心底升上来。“不、不会的,我要晋衡陪产!”褚晋衡字字无情。“你真以为自己是我老婆?少矫情!”隋童没死,但她看到孩子的那一刻,疯了……

第1章 酒醒一半

深夜,不出所料,褚晋衡带着一身酒气回来。

“怎么喝了这么多?婚礼早就结束了……”

隋童挺着大肚子,吃力地扶着他摇摇欲坠的高大身躯。

褚晋衡朦胧的醉眼里闪过一丝嘲讽,嘴角一撇,毫不留情地将自己全部体重压了过去。

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咬牙站稳,旋即又皱眉。

酒气中夹杂的杂乱香水味骤然侵袭而来。

“婚礼早就结束了,但我不想回来。你知道为什么吗?”褚晋衡冷笑,“因为我不想看到你,要不是你死乞白赖……”

话不用说完,隋童的脸已是苍白一片。

她只是不想他们的孩子没有爸爸,这也有错吗?

“我去煮解酒汤,你先去洗个澡吧。”

“隋童,你这是在管我?真以为自己是我老婆?你配吗?”

褚晋衡憋在心底已久的话,借着酒意统统发泄出来。

隋童眼眶一热,将他搀到沙发上,快步走向厨房。

她撑着料理台簌簌发抖,泪水滴在冰凉的黑色大理石上,忍着不敢哭出声。

似乎知道妈妈伤了心,肚子里的宝宝不安地动了动。

隋童轻抚着安慰宝宝,也是安慰自己,等宝宝出生,褚晋衡会改变的吧。

煮好解酒汤端出去,就看到褚晋衡躺在沙发上,眯着眼似乎睡着了。

她推了推他,说道:“晋衡,喝了解酒汤再睡,不然明天会头疼的……”

褚晋衡晕沉沉的,半梦半醒地睁开眼,忽的眸子亮了亮,朝她伸出手。

被他略带薄茧的手指摩挲着脸颊,隋童有些征愣,有些受宠若惊。

可很快一声缱绻的“玫玫”如同冷水从头淋下来。

“你清醒点,我是隋童,不是盛玫!”

褚晋衡依然固执的喊着“玫玫”,胡乱的亲了上来。

隋童闪躲着,喊道:“盛玫结婚了,就在今天!”

这话令褚晋衡一怔,游移的手在碰到她无法忽视的腹部时,整个人都僵了一下。

可他还是没有停下动作,反而更猛烈地亲吻,两人唇舌间涌起一股血腥味。

时隔好久的亲密,更像是一种惩罚。

隋童的眼睛湿了,唇痛,心更痛……

“够了!褚晋衡你别这样!”她推开他,擦掉染红的唇,“如果你真的放不下,那孩子生下来后,我们就离婚吧!”

隋童所求不多,已经退缩到孩子的出生证明上,可以光明正大的写上父亲的名字。

父母离婚比父不详的私生子好听。

闻言,褚晋衡身躯瞬间紧绷,嗤笑道:“你明知道盛玫结婚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装什么好人?”

他冷然的眸里满是失望。

一直当作妹妹看待的单纯女孩,心机那么深!

“隋童,哪个女人爬床我都不意外,为什么偏偏是你?”

“我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

那次,隋童喝了盛玫给的饮料就迷糊起来,跟褚晋衡生米煮成熟饭。

盛玫气得跟褚晋衡分手出国,日前回到港城,竟是闪电嫁人了。

“是盛玫,她……”

这话刚出口,褚晋衡眼底霎时怒意凝聚,抬手将茶几上的解酒汤挥到地上。

瓷碗四分五裂的声音令隋童耸然一惊,腹部有些绞痛起来。

见她捧着肚子面露痛色,褚晋衡冷眼看着她装,可是腿根留下的红做不了假。

他吓得出了一身冷汗,酒醒了一半。

2019年10月31日更新共47章
书评(1)发表评论
换一换看过本书的人正在看

都市豪门战神仙子饶命180200196756

更多作者还写过

以我余生敬孤独从此深情不枉付此情许你,一生似锦她把末路当归途彼时说好不分离我还以为说来爱长步步清风再无你彩云易散琉璃脆情到浓时方知苦情如覆水断难收你曾许我韶华暖谁配与你地老天荒时光与我不回头遇见南墙遇见你风问何处寻佳期情字落墨悔认真愿你余生皆莞尔最是黎明那抹白以我余温,暖你余生人间繁华又开尽烟霞红尘涌爱你,荒芜成殇相思将醒月已沉一盅痴心祭经年与你吟一曲欢同恨素雪终难成白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