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名门嫡女不从良名门嫡女不从良类别:古代言情字数:121万字 | 完结人气:13万阅读作者:元气蛋 | 主角:纳兰悠悠,北冥孤发布时间:2018-04-11 15:01:32
开始阅读

纳兰悠悠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四岁的年华,闭上眼就能想起自己前世悲惨的经历:意中人的残忍,多年的欺骗,出生便夭折的孩子……再睁眼时,她已经不是那个懦弱的纳兰悠悠,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她要将所以背叛她伤害她的人全部踩在脚下!脚踩庶妹,智斗家主,一招翻身,那个什么渣男皇子,通通滚蛋吧!

第1章 墓穴产子

梦境乡里,月下水域。
黑色巨浪,无声起伏。
寒冷寂静,孤独深渊。
血色玫瑰,凤求凰醉。
是夜,纳兰悠悠艰难地睁开眼睛,稀薄的空气使她呼吸有些许困难,甚至觉得胸口闷痛。
她的手动了一下,碰到的地方发出轻微的“砰”的一声,这是手关节碰到木头发出的声音。
这一声让她心头一紧,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

悠悠艰难地坐起来,环顾一下四周,四面均是黑乎乎的墙壁,定神一看,再一次让她大吃一惊。
自己竟然睡在一口棺木里!这里竟然是一个墓穴!
她不是在椒房殿的凤榻上休息吗?怎么会变成在墓穴当中?
纳兰悠悠百思不得其解,本以为是在梦乡,用手指甲划破自己的手,才证实了一切。
她果然身在墓穴当中。
证实了之后,她苍白的小脸表现出更多的是不可置信,内心万分恐惧,右手放在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上。
整个墓穴中只有她一人,不,应该说是两个。
剩下的,便是些陪葬品。
纳兰悠悠是姜国军机大臣纳兰裴熠的嫡女,自小便被全府人捧在手心中呵护,过着堪比公主的生活。
与生俱来的美貌与过人的智慧,使她闻名于姜国,甚至有人远离家乡来到京城,就为了能够偶遇纳兰家嫡小姐,目睹一眼她的芳容。
自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她怎么可能进入过墓穴,此番醒来便是如此场景,对于正有身孕且即将临盆的她是大大不利的!
好在点着的壁灯还算亮堂,这个墓穴在她看来也并没有多么渗人。
纳兰悠悠很是急促地喘着气,皱着柳叶眉,手一直按着自己的小腹。
看来是孩子要降生了。
她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便想尽法子要从棺材里出来。
可无奈自己身体笨重无比,平日里娇娇弱弱并无多做锻炼,此刻又腹痛难忍,实在是无法逃脱。
在这墓穴之内,棺木之中,她不敢叫喊,怕引来一些什么“脏东西”。
内心的恐惧已经使纳兰悠悠无法冷静下来思考,腹部传来的绞痛使她逐渐失去力气,发白的的嘴唇被咬的出血。
最后,纳兰悠悠停止了挣扎,她躺回去,尽量地让自己不太痛。
“难道我纳兰悠悠今日,便要携孩儿一起死在这冰冷的墓中了吗?”纳兰悠悠眼睛空洞地望着黑乎乎的墓穴顶,无力地问。
许是问天。
许是问地。
许是问神明。
许是问自己。
“哒、哒、哒……”正在她感到绝望准备永远睡去的时候,一阵深深浅浅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墓穴里很安静,安静到壁灯燃烧偶尔会发出“呲呲”的声音都听得到,更不用说这脚步声了。
纳兰悠悠听到声音后猛地睁开眼睛,呼吸再一次急促起来。
在这墓穴之中听到如此诡异的脚步声,纳兰悠悠没法保持镇定,她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她忍着腹痛再一次艰难地坐起来,手放到了棺木的边缘,她已经没力气了。
“啊!”,蝙蝠飞过,一声女人的尖叫划破了墓穴中的寂静。
纳兰悠悠也被吓了一跳,但是觉得这声音很是熟悉,便往声源出看。
她认出了那个人,苍白绝望的脸上缓和过来,空洞无神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光,“妹妹!”
没错,这尖叫声出自于纳兰悠悠的妹妹——纳兰菁菁之口。
纳兰菁菁是纳兰府庶出之女,拥有着与纳兰悠悠不相上下的美貌,也是一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只是碍于她是庶出,所以在府中无论是穿着还是吃喝赏玩,她总是比纳兰悠悠差。
“妹妹,我怎么会在这个地方?你快救我出去。”纳兰悠悠虚弱地开口。
可迎来的却是一阵冷笑。
“呵,带你出去?真是可笑。”纳兰菁菁正眼都不瞧一下她,红唇边挂着一个极度蔑视的笑。
看到这样的纳兰菁菁,纳兰悠悠不由得发愣。
这还是自己的妹妹吗?怎么变了一个人似的?离自己好远好远。
“妹妹你……你怎么了?”纳兰悠悠还是想问问缘由。
“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讨厌你,我要你死!”纳兰菁菁眼睛里充满着戾气,恶狠狠地瞪着纳兰悠悠,咬牙切齿地说出“死”这个字。
“不,你不会的,我是你的长姐,你是我的亲妹妹,我们是骨肉至亲啊!”纳兰悠悠一个劲儿地摇着头,手按着腹部,皱紧了眉头,胎儿像是要往下滑似得。
“骨肉至亲?亏你还敢说出口。既然我们是骨肉至亲,为何从小我便要因为自己的庶出身份做你的跟班,对你处处忍让!我立了功,你去领,你犯了错,居然是我受罚!对我如此不公平你还有脸说我们是骨肉至亲?纳兰悠悠,你是从小在纳兰府中被人呵护着长大的花朵,难道因此,你也变得愚钝了吗?还是你觉得世界上最傻的是我,替你忍受这一切?”
纳兰菁菁好似说出了这十几年来她最想说的话,她压在心里太久太久了,必须说出来!
“原来这些年,你一直这么辛苦……”纳兰悠悠眼中除了痛苦,还有对纳兰菁菁的怜惜,她不知道她这么多年一直活得那么痛苦。
“呵呵,不过天真的是你,你只不过是我的一颗棋子,是我跟皇上的一颗棋子!”纳兰菁菁此刻脸上露出了无限的得意。
“你说什么?”
“我说,除了我,纳兰府的人都该死,你更该死!从小到大你就一直绊住我的路,还有纳兰府的每一个人,都不把我当人看!现在,我要你们都去地府团聚!哈哈哈!”
纳兰菁菁说完便发出丧心病狂的笑,这笑声让纳兰悠悠不寒而栗。
“你们对付了纳兰府?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他们都是你的亲人啊!你也姓纳兰啊!”纳兰悠悠眼睛苦涩。
“亲人又怎么样?你还是皇上的皇后呢,你还怀着龙嗣呢!皇上不照样向外宣称‘纳兰皇后不幸暴毙身亡’?当然,这么少不了我添柴助火旺!”
纳兰菁菁很大方地说出自己所做的一切的目的,与对纳兰府和纳兰悠悠的憎恨。
“纳兰菁菁,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你连自己的家族都下得了手!你……”纳兰悠悠说到一半,突然腹部绞痛。
看来这次,是真的要生产了。
当纳兰悠悠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的是她的丈夫——北冥晔。
她以为她回到了皇宫,以为她梦醒了,没想到,她还是在棺木里。
纳兰悠悠生下的孩子就躺在她的身下,脐带还没断开,血淋淋的没有洗干净,也没有穿上衣服。
她挣扎的想要去抱孩子却无能为力,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皇上,臣妾不求能回宫继续做皇后,您既已昭告天下,就当臣妾与皇儿不存在了,臣妾只恳求您放过我们母子,让我们远走高飞吧!”
纳兰悠悠卑微地恳求着,为了她的孩子,她愿意不要尊严低三下四。
“当你们不存在了?朕可做不到。当初接近你,娶了你,纯粹只是想要借你纳兰府的势力为朕夺得政权,如今朕已一统天下,你们这些废棋便也可以一起下地狱了!你们就安心上路吧!”
北冥晔的话语是多么冰冷,看着纳兰悠悠的眼神是多么冷漠。
曾经他说,他眼中只有她。
曾经他说,她是他的可人儿。
如今,眼中的她得到了,梦中情人才是他心中所想的。
如今,可人儿看久了也变得普通了。
他还是皇子的时候,纳兰悠悠费尽心机帮助他,她主内,北冥晔主外,他们里应外合上演了一场又一场的好戏。
她操练隐卫,动用了纳兰府的势力为北冥晔布罗了一张强大的关系网。
如今,当棋子变成废棋,也只能被抛弃。
纳兰悠悠无力地躺在棺木里,看着盖子将她与宝宝一起盖住。
她听着纳兰菁菁与北冥晔的脚步声渐走渐远。
她听到石门关闭的声音。
一切,都静下来了,孩子从出生就没吃过东西,哭喊了很久,饿得没力气了,哭累了,便浅浅地呼吸着。
对不起,孩子。
也许从一开始,你就不该投到我的肚子,遭人嫌弃。
纳兰悠悠抱着自己的孩子,呼吸着逐渐稀薄的空气,直到窒息。
多年付出,活埋收场?
如何叫她甘心上路?
她纳兰悠悠对天发誓,若转世投胎,定要咄咄逼人,步步为营!不爱不怜,颠倒黑白!
皇后墓穴中她的恨她的怨她的不甘,回荡久久不曾散去。
盛夏时节比不上春的一片新绿,人生亦是如此,非得有着如盛夏毒辣天气沉甸甸的绿般才能感觉到活着的真实。
纳兰悠悠此时坐在纳兰府的凉亭之中,单手撑着下巴思考着,看着帮自己弄着石桌上那些清凉解暑的食品忙得不亦乐乎的玥珺,她还是觉得好不真实。
明明已经与刚出生的孩儿一起死在死寂的墓穴之中,怎的再次挣开双眼,却又回到了十四岁的年纪。
莫非是自己做了一个长达十年的梦吗?
如果真的是的话,这个梦就太真实,太可怕了。
“小姐,您最近怎么总是喜欢独自发呆?显得闷闷不乐的,太不像小姐了。”玥珺端着一碗冰糖紫薯汤放在纳兰悠悠面前,说着。
“玥珺,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可是,那个梦又很真实。”纳兰悠悠双目空洞无神地望着远处,嘴巴却一张一合地对玥珺说着。

2018年10月08日更新共419章
书评(5)发表评论
换一换看过本书的人正在看

龙血丹尊你别偷偷喜欢我皇后娘娘万福金安陛下别追了,我说了不做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