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从此深情不枉付从此深情不枉付类别:短篇言情字数:5万字 | 完结人气:54万阅读作者:欧耶 | 主角:周圣如,闻人琛发布时间:2018-04-04 16:40:59
开始阅读

看着通讯录上的名字,她沾满血的手指控制不住,颤颤的点到了“阿琛哥哥”。明明该马上挂断的,明明不该再这样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等着,盼着。阿琛哥哥,求求你,接一次,这是最后一次,真的。电话终于接通了,她张开嘴,比声音更先涌出的,却是口鼻汩汩的鲜血……

第一章 烈日下的酷刑

七月酷夏,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节,是个人都恨不得一天24小时待在空调房。

然而在C城某个别墅林立的高档住宅区,最华丽最宽阔的豪宅中,花园一棵粗壮的老树下,赫然吊着一个穿着连身裙的年轻女子!

偶尔有佣人经过,但都跟没看见似的,径直走开了。

一个保镖模样的男人从屋里走出来,来到树下距离女子三米开外站定,面无表情的开口,“周小姐,闻人先生问,你还是不承认吗?”

周圣如不知道自己被吊了多久,即使有树荫也没什么用,她浑身如火烧般烫热,双臂也快要断掉,本来还滴滴答答的汗水早已被晒干。

可即使已经被晒得头晕眼花,脱水严重,她干裂的嘴唇依旧喃喃着,“我没有……不是我……”

保镖抬头看向三楼的落地窗那里伫立着的冷峻男子,摇摇头。

三楼,卧室——

闻人琛居高临下的看着楼下那个被吊在烈日下暴晒的女人,眸中满是厌憎。

此刻,他身后大床上躺着的,是被周圣如开车撞成植物人快一年的妹妹闻人瑶。

江雪菱轻抚着闻人瑶的腰际,只见那上面一片泛着血丝的青青紫紫,显然是被人狠狠掐出来的。

她忍不住嘤嘤的哭了起来,“周圣如都把瑶瑶害成这样了,她怎么还下得了手虐-待一个植物人……”

尽管躺了快一年,但闻人瑶的肌肉并没有一点萎缩,这是周圣如悉心照料的结果。

闻人琛本以为周圣如有所忏悔,却没想到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隐藏着这么恶毒的心思!

要不是雪菱无意中发现,他还不知道要被瞒到什么时候。

“天啦!”江雪菱猛然一声惊叫,指尖抖索着,“阿琛,你看这是什么?!”

顺着江雪菱指的地方看过去,闻人琛的瞳仁骤然紧缩,针孔!

隐在一片青紫当中,密密麻麻的针孔!

闻人琛本就阴沉的脸色愈发阴鸷,垂在身侧的拳头捏得“咔咔”的响,看来自己还是对周圣如太过仁慈了!

没有人注意到的空隙,躺在床上的闻人瑶,手指不可察觉地动了动。

高温滚烫,阳光照得发白,但怎么都比不过那被吊在树上的女人脸色的白。

接到闻人琛的命令,保镖微微蹙眉,眼中划过不忍,但最终还是木然的说道:“周小姐,对不住了。”

几乎陷入半昏迷的周圣如低垂的头动了动,脸上的茫然还来不及褪去就化为无尽的惊恐--

树下多了一条威风凛凛的狼犬,粗壮的身子站起来都能跟她差不多高,它正被人牵扯着,猩红的舌头吭哧吭哧露在外面,流着口水“汪汪汪”的大叫着。

这是要干什么?不,一定不是她以为的那样!

周圣如费力的抬头看向三楼,祈求的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干哑的嗓子拼尽全力的嘶吼:“阿琛,我没有虐-待过闻人瑶,更没有撞过她,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我?”

透过玻璃,闻人琛冰凉的双眸垂落,看周圣如已然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他说出口的话没有一点温度,“你认不认,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会受到什么惩罚。”

在周圣如不可置信的目光下,他手一扬。

狼犬虎视眈眈的盯着周圣如,挣脱束缚的刹那,就迫不及待凶猛的扑了上来……

2018年04月04日更新共47章
书评(4)发表评论
换一换看过本书的人正在看

暖妻成瘾:薄少,别来无恙绝品狼王我能沟通过去伪召唤末日

更多作者还写过

以我余生敬孤独此情许你,一生似锦无奈痴情太痴狂她把末路当归途彼时说好不分离83999从此深情不枉付我还以为说来爱长步步清风再无你彩云易散琉璃脆情到浓时方知苦情如覆水断难收你曾许我韶华暖谁配与你地老天荒时光与我不回头96778遇见南墙遇见你风问何处寻佳期663869愿你余生皆莞尔最是黎明那抹白以我余温,暖你余生时光是条怅然的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