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一眼山河别君梦一眼山河别君梦类别:短篇言情字数:5万字 | 完结人气:10万阅读作者:四季晨 | 主角:池月见,宁隋发布时间:2020-04-13 13:55:35
开始阅读

成婚八年,池月见亲眼看着他登上皇位。也亲眼看着他为了另一个女子,荒唐行事!她一腔真心,换来了三年的冷落,换得他一句不信——椒房殿内,鸾凤和鸣。她站在门外,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了……

第1章 你不信我

宁国二十四年,宁安王宁隋登临帝位,册封原宁安王妃池月见为后。 椒房殿内。 池月见屈膝跪在地上,一张原本嫩白的脸上如今满是赤红的掌掴痕迹。 而令她变成这幅惨状的男人,一身黑玄龙袍好整以暇的站在她眼前。 这人是她的夫君,亦是她敬重的君王! “你为着她,竟这般对我?!” 池月见咽下喉间涌上的血,哑声质问道。 “寡人告诫过你,安稳坐着后位,不该碰的东西别碰。是你不乖!” 宁隋淡漠的眼扫过她,声色冷寒。 “我若是想害她,早年在王府,她便已经死了!” “那寡人是不是还要她来谢谢你当年的不杀之恩?!” 宁隋眯着眼,讥讽道,“你明知她身子弱,竟还让人在这数九寒天推她入水,你抱的何种心思寡人会瞧不出来?!” “我说了不是我,这件事与我无关。”池月见倔强的否认着。 可是她的话在宁隋看来不过是狡辩而已。 “明日落雪,你褪去华服从椒房殿跪行至翠鸾轩,每五步一叩首,便当是给你的小小惩戒,寡人会派人看着你,别再耍花样!” 宁隋扔下这么句话,满身厌弃的便要走出椒房殿。 跪在地上的池月见见状匆忙起身拽住他的衣袖。 “我嫁与你八年,如今你连信任都不愿给我了?” “寡人,信不起!” 信不起?! 是啊,那女子自出现后,他待她若真如宝,将她忽视的彻底。 往日里那女子便是个娇气的,如今缠绵着病榻又不知为何非咬着她,说是她害的,宁隋自然心疼! 可她又何其无辜呢? 什么都不曾做,便受到了宁隋这般的拷打,甚至还要她为那女子受跪叩之刑! 她是宁国的皇后,正妻之位迎娶入门,如今竟还是没有一个妃子来的重要! “你不信也罢,只是那跪叩之举,我不会做!” 池月见松开了手,不再执拗的要宁隋信她。 “错了,便该受惩治,念在你是皇后的份上,寡人已经给足了你面子,别不识好歹,皇后!”宁隋压着被驳斥的怒火沉声斥道。 池月见看着眼前这个她爱了八年的男人,心中莫名有些疲累。 “你也说了,我是皇后,你可曾见过哪国皇帝为着一个妃子去惩治皇后?宁隋,不要太过分的人是你!” 是你一直在仗着我爱你,处处紧逼! “你是在数落寡人的不是?!” 宁隋冷着张脸看着池月见,却在瞧见她眼中莹润的泪光时,戛然无声:“罢了,今日起,你禁足椒房殿,朕不准你出来,你便在椒房殿好生思过!” “……谢君上隆恩!” 宁隋深深的看着池月见,甩袖离开。 而她则是沉默的再一次的看着他的身影离开,朝着偌大皇宫的那处宫殿而去。 翠鸾轩,那女子的住所,也是这三年来,宁隋夜夜踏足的地方! 池月见垂眸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何时沾染了血液的皇后华服,只觉得可笑又荒唐。 空有这皇后之位有何用? 她连她夫君的心都守不住! 疲累的走回床榻处,脸上的伤还隐隐作痛,可池月见已然没有治疗的心思。 她斜靠在那儿,缓缓闭上了眼, 若是可以,她好想……好想回到那女子未曾出现的时候。 可惜,她心知肚明——回不去了,早就已经回不去了…… 惶惶然不知睡了多久,池月见再睁开眼时,窗外已是一片黑暗。 她起身刚想要去将窗扇关紧,便闻听一声炸响。 “咚——!” 椒房殿的殿门被人一脚踹开。 紧接着,裹挟着凛冽寒风一同吹打在池月见脸上的,还有宁隋阴沉的脸色。 他的眼中漫布着冰冷的厌弃以及恶心,大力将一样东西扔在了池月见怀中,声色沉怒。 “池月见,你是在找死!”

2020年04月13日更新共0章
书评(0)发表评论
换一换看过本书的人正在看

豪门陷阱:冷夫的温柔陷阱最强佳婿灵兆

更多作者还写过

风月消弭不忆君唯存空寂漫君心故人相决无山河总有深情难寄君一花一叶一浮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