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碧岛仙缘碧岛仙缘类别:幻想言情字数:0字 | 连载人气:0阅读作者:城雁 | 主角:公孙莹 萧畅发布时间:2019-10-26 17:03:56
开始阅读

杨柳青,池塘里,轻风起,舞倩影,人独立,黄昏中,潇潇春雨,谁人解千愁,恨韶光,把前仇旧识,都化作片片相思意,人世间,花满地,蓦然回首,那人却在山岚云峰处。

第1章 访友

杭城的风俗里,但凡家底尚厚的人家,总喜欢未雨绸缪,给家中年轻的孩子提前定亲,尤以同窗朋友之间,则更是常有的事,为的是两家知根知底,方便互相照应。
公孙莹,一个明媚如同春风的少女;张芸,一个俊美如同朗月的少年,依着时下的风俗,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加上门当户对,同为商贾人家,硬是自小定了婚约,亲朋故旧知晓了,俱都来道贺,赞叹为一对璧人。
公孙莹之父公孙羽,张芸之父张本原,每每听了众人的赞许,自是得意,先前都以兄弟相称,自此改以“亲家”相称,就在周围的一片称颂中,人人都以为两家未来会更加亲厚的时候,谁料世间的事,还真是难料。
这难料的事,还该从张本原从南方的域外岛国上逃婚私奔说起!
是的,列位没听错,不是张芸年少叛逆逃的婚,而是他年近不惑中年的爹,逃的婚。
然而,其子张芸,正作为荣宁侯世子裴元琦的伴读,远在京城长安,其浑家甚贤惠,却未曾出过远门,无奈,寻访的事,自然千叮咛、万嘱托,交由亲家公代劳了。
那一日,张大娘跌跌撞撞的叩开了公孙家的门,气喘吁吁地扔下了这一骇人听闻的重磅消息时,且不提主人家,就连下人们,也几乎惊动了下巴,一时间,人群攒动。
都赶来探听这对于他们来说,不吝于千古奇观的事。
这其中,尤以常年在公孙家帮工的贵妈为甚。
于是,她忍不住尖叫道,“张家大娘,你确定是您家相公和人家私奔,而不是?”,旋即,又摇摇头,低声自言自语道,“也不对啊,未来的姑爷,他才多大啊!不会是他?”
然后又抬高嗓门,“可是,张家大娘,这亲家,他可是有年纪的人哪,他!他这唱的是哪出戏,他怎么也学人家少不更事的青年郎私奔?”
眼见张大娘尴尬,公孙夫人颇恼怒贵妈的出言无状,急忙过来喝止,“贵妈,亲家母进门,一口热茶都没的喝,你是做什么用的?有些话,是你该问东问西的?还不倒茶去!”
公孙羽乍闻这爆炸性的消息,却半信半疑。
亲家母央求的事,他自然责无旁贷的满口应承下来,说实话,就算亲家母不来恳求,他也会找时机出门探访,对于他来说,他也实在太想去求证这样的事到底是真还是假。
海路上逃的婚,只能从海路上追寻。
清晨,天边露出了鱼肚白,海面上摇晃着几艘出海的大商船,船上的风帆迎风飘扬,咯吱作响,更衬得海水蓝滢滢的,好一个“明净”了得。
福建南部的海岸线,有着许多的港口,这一带的海域,历来是往海外经商的商船必经之地,那些商船,航行到较远的地方,甚至是域外的岛国,因此,船上都安装了指南针,用以导航。
海上行船的人,又把这些装了指南针的船,称为指南舟。
其中的一条指南舟上,除了船后踏桨的艄公艄婆外,还有一对中年夫妇和他们的女儿,那少女年约十一、二岁,容颜秀美,宛如明珠,光彩照人,站立船头,不时回头,对着那对中年夫妇,问长问短,指点烟岚。
船只缓缓游动,行了一会儿,在前方的那一片烟雾缭绕中,略微露出了一些稀稀落落的小岛屿,其中的一座小岛,稍微大些,环绕着那小岛的四周,是一棵棵迎风摇曳的椰树,那少女指着那居中略大的小岛,说:
“爹,娘,快看,琉烟岛到了!”
那少女,便是本书的女主,公孙莹。
那对中年夫妇,男的,就是公孙羽,女的,本姓叶,出嫁从夫,左邻右舍都尊称她为公孙夫人。
盛唐自经安史之乱后,百姓流离失所,因南方大都为蛮夷荒凉之地,少有战乱,便纷纷携家带口,逃往福建、两广等地,那里虽山高林密,但土地肥沃,又有好些土特产,如荔枝、龙眼、竹笋等,俱都是北方少有的山珍。
迁徙去的百姓,在那里开荒种地,收获颇丰,更兼这一带靠近海域,常有到海外经商的人,来此处收购些物品和当地的土特产,因此,一年下来,除了自给自足外,还有好些收益。
迁徙的百姓,便渐渐的乐不思蜀,除了一些确实水土不服的人家,在叛乱平定后,迁回了原籍,其余的,倒大都留了下来,数十年来,渐渐的宾至如归,原先中原人氏口中所称的蛮夷之地,倒形成了人烟稠密的村庄。
公孙羽家便是战乱时从京城里迁移过来的,最初是在福建的靠海边的小镇安居,但他为人活络,看见海外经商收获颇多,便也跟着熟人出海做些生意,可喜还算顺风顺水,积累了好些的财帛。
又想那时年纪尚小的儿女,正是开启心智的年龄,福建郡虽生意好做,但毕竟少有文人雅士驻足,私塾教育也不甚发达,便想起了邻郡浙江,那里的首府杭城,自古以来是鱼米之乡,更兼颇多的文人墨客。
幼小的儿女,在杭城这诗文发达的文化名城里,定然能得到浸润熏陶,岂不比在这小镇上到处花钱求人,还找不到名师指点来的强,他本是做事雷厉风行的人,说做就做,于是就拖儿带女,举家迁到杭城。
虽说杭城离福建海岸线远了些,好在这里手工艺发达,弄些当地精美的手工艺品,装在马车上,运到福建码头上,再通过福建的海上运输到沿海的各个岛国,倒也获得了些意外的收获。
公孙莹虽年幼,此次是头一遭跟着父母到海外行船,但她面无惧色,看着远处波澜壮阔的海天相接的景象,一脸的兴奋莫名。
“爹、娘,女儿听你们提过,行船驶过了琉烟岛,便是异国他乡了,这是真的吗,这么说来,如今我也算是到了遥远的他乡异地了,等回杭城后,看那魏师兄还怎么说嘴,说他们游览过许多的名山大川,而我们其他人,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到时候,我要狠狠的数落他,他才是少见多怪的井底之蛙。”
孩童的世界里,并不只有一派的天真无邪和求知若渴;攀比和炫耀,同样的在那里生根发芽。
见女儿如此喜欢攀比,她娘公孙夫人叶氏微笑不已,她本是杭城镖师的女儿,自小也练的一身的好武艺,又在杭城收了几个小徒弟,都是官家贵胄的子女,推迟不得。
这些官家贵胄留守孩童的父母,大都在京城里做官,有些只带了一两个宠妾,其余的妻妾子女,便留在杭城城里,官家们让这些留守的孩童,拜在她门下,不过是学个一招半式,让身体强壮些,倒不指望靠着这武艺能出将入相。
因此,她教起来,十分的轻松,并不觉得有何压力,只是孩童之间,又喜欢攀比,如公孙莹口中的魏师兄,其名为魏耘程,他的父亲,是京城里权势炙手可热的权贵,他曾跟随父兄游览过许多名胜古迹,并常拿到孩童们的跟前炫耀。
她女儿公孙莹十分的欣羡,便每每缠着父母,要他们出外购物时,也要携带自己到外地走走看看,此番公孙羽夫妇要出海,她便缠着父母,非要跟着出这趟远门不可,夫人爱女心切,先就默许了,公孙羽长叹一声,也只得答应了。
这时候,一轮红日,已经高挂在湛蓝的天幕里,公孙羽叹道:“莹儿,在家前日好,出门万事难,背井离乡,走异地他乡,本非我心中所愿!不过是为了养家糊口,赚点财帛。如今你那未来的公公,在海外漂泊了近一年,不知何时才能得返吾国家园,免得他的发妻小儿在家翘首以盼,也免得我这多年的老友,为他夕夜忧叹的啊!”
言下凄然,颇多寂寞。
他和张本原,打小一起进的私塾,一同到南部逃荒,一起做的海外生意,为了儿女的教育,又一起迁到杭城。
更妙的是,两人意气相投,少有意见相左的时候。
公孙羽的女儿公孙羽和张本原的儿子张芸,又年貌相当,俱都生的粉雕玉啄,如此这般,结成儿女亲家,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他们还不放心,也曾将儿女的八字拿到贾半仙那里去排,贾半仙眯缝着那双干枯的眼神,煞有介事的掐指一算,说声“前世姻缘天注定”云云,那么这事很快就定了下来。
一年前,张本原忽然说他又要出海做生意,因那时公孙羽家里有些事走不开,于是就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两人没在一处一起出外经商,难而,也就这么一次,张本原竟然不曾跟其他的商队一起回国。
这一年多来,茶馆里少了老友张本原的踪迹和他那油嘴滑舌的笑声,凡事便少了好些的乐趣,想到此处,公孙羽抬头望天,虽然此时艳阳高照,但他的心下,仍是颇多的焦躁和落寞。
多年的相伴,公孙夫人知道丈夫的心意,便劝道:“老爷又有感而发了,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因果,徒自叹息也是无益,还请老爷不要这么费神劳思,免得忧思伤神,还是保重身体要紧。”

2019年10月26日更新共0章
书评(0)发表评论
换一换看过本书的人正在看

毒妃祸国不殃民乖乖萌妻别想逃在你温暖的时光下流淌末世修真之傲战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