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云心深处有红景云心深处有红景类别:古代言情字数:8万字 | 完结人气:1914阅读作者:云文雪 | 主角:阮红景,赵禹云发布时间:2019-07-01 11:36:32
开始阅读

仪表非凡、温润儒雅的赵禹云,实际上是一朵黑透了的黑心云,年纪轻轻已是三司使,位高权重,总管天下资源、四方贡赋、国家钱财调拨。他这人高尚起来比谁都高尚,卑劣起来毫无底线。阮红景从小被当男孩养,看起来是一枚水灵灵的小白脸,阴错阳差踏上科举征程,一不小心当了官。赵禹云还成了她顶头上司的上司。她在下面勤勤恳恳,上面那人花样百出戏耍她……

第一章 君子报仇

北宋时期,中央政府实行两府三司官制。其中,三司衙门总管天下资源、四方贡赋、国家钱财调拨。三司衙门主官三司使,官职正二品。这品阶不算高,奈何是给皇帝管钱财的,朝野上下没人敢明面上得罪这财神爷!
现任三司使赵禹云,年纪轻轻未到三十,温润儒雅,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赵禹云谦谦君子的形象不是装出来的,是天生的。
赵禹云六岁时,面对欺负他的小霸王,就能做到不怒不恼不惧不忧,最后那小霸王被他笑眯眯地丢进了江里喂鱼。
随着年纪的增长,赵禹云越发温润如玉,那“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本事也越来越来强。
京城,春末,午时。
数十名身穿黑色红边劲装、腰佩宽刀的皇城司将士在高台上纵向站成两排,皇城司主官刀关云一脸肃穆站在台阶前。
不多时,自皇宫方向来了一队人,领头的年轻儒雅男子正是赵禹云。赵禹云身穿紫袍朝服、头戴五梁冠、腰佩金鱼袋,气定神闲,信步走来,身上没有一点戾气。事实上,一刻钟前,就是他极力请旨将一品昌国公喻泊登满门抄斩的!
刀关云见到来人,赶紧走下高台,老远便拱手见礼,道:“赵大人!”
赵禹云走近之后,颔首,笑道:“刀大人,辛苦您啦。”
“哪里哪里,为圣上效犬马之劳,是微臣的福分!倒是大人您为这案子,忙了几天几夜,赵大人为国为民殚精竭虑,实在是下官的人生楷模。”刀关云说着,和赵禹云一起走上了高台。
赵禹云笑盈盈地看着五花大绑跪在高台上的人,道:“喻泊登,我来送你最后一程了。你这艘老渔船是永远靠不了岸了!看见你遭天谴,我很开心!”
喻泊登早已在日头下跪多时,体力不支,已是浑浑噩噩,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便强打着精神抬头,一见来人是赵禹云,立刻来了精神,龇牙咧嘴,破口大骂:“赵禹云,你罗织罪名陷害本忠良,花言巧语蒙蔽圣上,你不得好死。赵禹云,你是一个王爷之子,放着那富贵闲散的日子不过,傻不拉几地跑到朝廷来搅动风云,终究有你千刀万剐的一天,我在阎罗殿等着你!”
面对恶骂,赵禹云也不生气,笑得更加温柔了,语气软软地说:“你,配得上忠良二字?本官给你罗织的罪名,又不是本官凭空捏造的,是有事实为基础的,本官,只是添油加醋罢了,书写时笔墨重了一点。我朝一品王爵多是虚衔,名声富贵,手无实权,喻泊登你能官拜一品昌国公且掌管京城巡防,居庙堂之高三十年不倒,还真是个人物。不过,本官十七岁进士及第,二十五岁官至三司使,总管天下资源四方贡赋国家财政,二十八岁把你这个实权一品昌国公拉下马,本官,高尚起来比你高尚,卑劣起来比你卑劣,本官的仕途巨轮有本官的聪明才智保驾护航,绝对不会阴沟里翻船的。本官奉劝你别在阎罗殿等我了,免得耽误了你下地狱的时辰。”
喻泊登毕竟是游弋宦海三十年的人物,很快平复了自己的情绪,试图策反,道:“老夫栽在你这个聪明人手上,老夫自认倒霉。只是,赵大人,你这次帮着左相对付我,不知左相许给你何种好处,不过,只要你带老夫去面圣,老夫必然会感激你,给你更多的好处。左相的独子仙逝后,精神状态一直不好,恐怕不多时就要告老还乡了,他给不了你多少好处的。老夫就不同了,女儿是贵妃娘娘,门生故吏遍布朝野,老夫绝对可以成为赵大人您更上一层楼的楼梯。”
赵禹云定定地看着喻泊登,神情似笑非笑,道:“可怜啊,死到临头还不知事情的真相。刑场多晦气啊,本官不顾晦气来到这刑场,然后浪费时间浪费口水奚落你这个阶下囚,你觉得是为了什么呢?”
喻泊登愕然,问道:“你并不是因为党派之争而对付老夫?老夫和你有很大的私人恩怨?”
赵禹云缓缓道:“十一年前,左相的独生子乘船回京途中,遭遇水匪,葬身江中,本官当时也正好乘那所船进京。本官身为宁王之子,本想着搭顺风船不着痕迹地进京,谁知这顺风船遭遇水匪劫杀,本官差点葬身江中。”
喻泊登瞪大眼睛,狡辩:“当时老夫并不知道宁王之子也在船上啊,老夫要是知道,绝对不会与宁王结怨的。”
赵禹云扑哧一笑,道:“恐怕当时你知道宁王之子在船上,你也会下手的。闲散王爷的儿子,能有多少分量?”
喻泊登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流出两行清泪,道:“原本以为斗倒了与本国公不和的左相,本国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万万没想到,没想到隐患早就埋下,机关算尽,不如天意!”
赵禹云嗤嗤笑,道:“虽说天有不测风云,但本官素来相信事在人为,算计别人也是要有人品的,你有巧妙绝伦的心思手段,奈何人品太差,老天都看不下去,自然就收了你。利国利民又符合自己利益的算计才是好算计。你当年明明知道那条船上有将近两百名无辜的乘客,你完全可以另找机会下手或者针对目标下手,但你为了泄自己的私愤,让无辜的乘客成了你的泄愤牺牲品,这样的人品,这样的官品,你能锦衣玉食地活到这个岁数,算老天对你格外仁慈了。”
赵禹云说完,转头对刀关云吩咐道:“关大人,除去喻泊登的朝服和五梁冠,行杖毙刑。”
刀关云伸手示意两名皇城司人员上前行刑,两名皇城司人员正欲除去喻泊登头上的五梁冠,喻泊登头一甩,暴喝道:“本国公乃是先帝亲封的一品昌国公,谁敢对我不敬!”
赵禹云拿出袖中的圣旨,道:“来人,打开圣旨,送到罪人眼前,让罪人死个明白。”
两名皇城司人员鞠躬接过圣旨,在喻泊登面前打开圣旨,让喻泊登亲自看圣旨。
喻泊登看完圣旨,双目怒瞪,咒骂道:“赵禹云,灭我满门,你好毒!你不得好死!活该你有隐疾,活该你断子绝孙!可怜那早逝的小姐成了你的挡箭牌……”
刀关云快速地掀开衣袍下摆,撕下里衣的一块布,揉成团塞住了喻泊登的嘴,然后下令道:“来人,除去罪人的朝服和五梁冠,行杖刑毙命。”
几个皇城司人员上前剥了喻泊登的朝服和五梁冠,然后用一个大白布袋将喻泊登套住,举起廷杖行刑。
赵禹云嘴角擒笑,道:“关大人,本官还有事要处理,这里交给你了。”说罢,便转身施施然离开。
待赵禹云的人马走远后,一个青年人走近关刀云,问道:“姐夫,赵大人赶着去抄喻府吧,这赵大人真不够意思,把杀人砍头的粗活交给我们,油水十足的活不让我们沾手,这心够黑啊,难怪得隐疾……”
话未说完,刀关云反手一巴掌,打得那说话之人踉踉跄跄摔在地上。刀关云面带冰霜地说:“梁家萌,如果你的嘴巴再这样肆无忌惮,那我只好杀了你,让你的嘴巴永远都开不了口,免得你祸害刀梁两族。”
梁家萌本身就是皇城司的人,深知皇城司的杀伐之道,皇城司的本质就是一把锋利寒冷的刀。刀关云身为皇城司主官,说出来的话必然做得到。梁家萌连滚带爬地挪到刀关云脚边,跪在地上抱着刀关云的小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饶:“姐夫,我知错了,我再也不敢妄议赵大人了。”

2019年07月01日更新共37章
书评(0)发表评论
换一换看过本书的人正在看

时光与你,皆是秘密在前夫他心口上撒盐除灵师男人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