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红颜为祸:绝色宠妃要翻天红颜为祸:绝色宠妃要翻天类别:古代言情字数:100万字 | 完结人气:1万阅读作者:七七酱 | 主角:宇文灵汐,陆章发布时间:2018-08-28 10:37:52
开始阅读

忽如一夜春风来,京城里的气氛不知不觉的变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生活是否应该改变了呢?自繁华之下生出的恶毒之花也该有人亲手葬送了它。是什么样的女子能在繁华的帝都中翻云覆雨,是什么样的浩瀚爱情能够经得起亲情、友情的破灭。世人都言世间的感情都是痴妄,可偏偏有人愿以身为证。

第1章 醍醐之恩

近日,许久没有热闹的京城突然又热闹了起来。

一件是:素有好色昏庸之名的皇帝某次微服出巡时看上了一民间歌女,并力排众议将其立为贵妃;

另一件便是这皇帝看天下河清海晏,闲来无事便想起了自己的亲弟昭和郡王还尚未婚配。

一时兴起,便将丞相家外出学艺的嫡女宇文灵汐许配给了昭和郡王。

圣旨一下,这京城的姑娘立刻吵嚷了起来。

这昭和郡王可是打着灯笼难找好夫婿,不仅长得像那仙人一样,对人更是毫无架子,眼睛里藏着一汪春水,活活把那一众姑娘们给看的春心化了。

而那宇文灵汐呢,可以说大家对其是一无所知,据说她自小就丞相送到蓬莱拜师学艺了,要是个貌丑无盐,那昭和郡王可是吃了大亏了。

“昭和,你对这门亲事竟然毫无疑义?”说话的乃是太医院的首席医师秦风,与陆昭和是从小的朋友。

这二人在京中一众纨绔子弟中,可谓是别具一格。

一人清流俊逸,一人纸笔风流。可谓是收获了不少姑娘的芳心。

伏在案上看书的人甚至都未抬眸,只是轻道一句“君命难违”。

“可是这个宇文灵汐连长什么样子都尚未知道,这也太草率了,而且尚书家的小女儿对你倾心了那么久,向皇上求情换一下也不是不可。”

“换?”陆昭和这才放下自己手中的书,抬眸望着自己的好友。

“近来丞相的权势越来越大了,自古皇家就喜与相家结亲。再者,说不定还是个美人呢。”陆昭和自嘲一笑,都道皇室无情,所有的情感都需要考虑皇家的利益,他又如何能例外。

“算啦”,秦风一挥手,“我也不愿管你们皇家的破事,干脆去酒楼喝酒去,俗话说一醉解千愁。”

说罢,便拖着陆昭和朝新开的酒馆走去。

秦风说的这家酒楼,在京城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它坐落在京城最繁华的市区,背后也不知是什么人在撑腰,在这鱼龙混杂的京城里竟然成了独此一家。

酒楼装潢独特,似登上九州揽月,又如清风送舟般轻灵。

终日丝竹缭绕,文人墨客不绝如缕。

一进大堂,便见一首词挂于大堂中央:“夜饮西真洞。群仙惊戏弄。素娥传酒袖凌风,送送送。吸尽金波,醉朝天阙,斗班星拱。碧简承新宠。紫微恩露重。忽然推枕草堂空。梦梦梦。帐冷衾寒,月斜灯暗,画楼钟动。”

恰恰是宋代周敦儒的《醉春风》。

秦风看这首辞不觉有些呆愣,细细思量了许久后,对着陆昭和道:“难怪这里能吸引这么多的文人墨客了,这词,挂的可真有意思。”

陆昭和听后不言,只是对着纱幔之后弹琴的女子微微一愣。

虽隔着纱幔,也不能闻见只字片语,可那一拨一挑,却能看得出女子通身的灵秀之气。

这般琴技,也不似寻常人家能够培养出来的,不仅暗自好奇,什么时候京城来了这样清丽的女子。

秦风见他不言,也看了过去,只见纱幔后的女子的芊芊玉手如月光般皎洁,便再也看不出其它了。

“景是好景,人也是好人,昭和,这等妙人,怕是你以后都享受不到喽。”

陆昭和听他一言,才惊觉自己对着纱幔凝望已是有些失礼了,心中暗暗一叹,又自嘲的笑了道:“有花有酒,这就够了,还要那些美人做什么?秦兄可是忘了,宫中那位自酒楼带回的现在还在闹腾着。”

这陆昭和说的,乃是最近在这家酒楼里发生的事儿。

那天也不知怎么,圣上突然起意就要到民间暗访。

来到这家酒楼后,见一红衣女子在台上跳舞,形体风-骚,妖媚动人,这便起了心思,将人带回了宫里。

可知这民间女子自然不如那些大门大户的名门闺秀有教养,短短几月,就弄得后宫乌烟瘴气。

越是如此,皇帝就越觉得对她有所亏欠,几番赏赐下来,竟已升到了贵妃之位。

可这番恩赏,自然牵动了朝中势力。

各位大臣们纷纷上书,说这妖女祸国殃民,一时间将皇帝弄得焦头烂额,不知该如何是好。

秦风哈哈一笑,顺带着摇了摇手中的折扇,折扇上的美人图细致精巧,一看就知道主人身份的不俗。

秦风好扇,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好,昭和,今天这顿酒我请了,以报今日醍醐之恩。”

陆昭和了然,自顾自的走到距离纱幔最近的位置坐下,顺口吩咐小二将店里最好的酒拿来。

“两位客官,小店的酒都是最好的,只是这怎么喝,什么时候喝才使得这酒有了不同的风味。您看,这桃花酿自然是适合与女子对饮,这上好的女儿红自然是要有喜事才可以品味到其中的甘美。两位若是不嫌弃,我们掌柜说了,将我们这最适合您二位喝的酒拿上来给您尝尝。”

陆昭和与秦风相视一笑,其中意思不言而喻,连小二都这么能说会道,难怪盛传这家店大有来头。

“好,就按你们掌柜说的来。”

上来的酒名为“浮生”,一口喝下去即便是常年的酒鬼也忍不住吐出来。

而真正喝下去后,却有淡淡的甘甜自舌尖上传来,仿佛全身都能感受到美酒带来的喜悦。

“好酒”,陆昭和一边与秦风品酒,一边感慨着。

他是个闲散王爷,自然懂得着浮生真正讲的是什么。

时人都道皇家好,可那也是需要有命来享福的。

这边,两人把酒言欢,那边店里看到小二送酒的人便叽叽喳喳开始议论起这边能喝到浮生酒的到底是什么人。

据说,“醉春风”最出名的就便是“浮生”。

但是大家只是听说,却从未见过,如今好容易见到了,自然是要评头论足一番。

酒楼二层的隔间里,一女子默默注视着酒楼里发生的一切。

细心的人会发现,这女子与楼下弹琴的女子简直天差地别,一个是冰清玉洁,一个却是狡诈圆滑,媚眼如丝。

她站在那里就让人不自觉的将目光锁向她,通身气派倒是要比话本里那些妖娆的狐仙更添了几分妩媚。

“小姐,浮生已送出,接下来呢?”小丫头一袭淡绿的襦裙,虽不起眼,识货人却能知道这件衣服的衣料也是不俗。

女子的唇角渐渐勾起,露出了她的招牌笑容。

“好,让简素以后都不要在弹琴了,明天以宇文灵汐的身份正式入京。”

丫鬟微微一愣,“可是宇文离那边?就算这么多年不见,也不可能把自己的亲生女儿认错啊,更何况小姐,您身上的胎记可是不好模仿的。”

“除了宇文离那老东西知道我身上有胎记以外,其他人肯定是不知道。怀璧其罪,那老东西还没傻到向全天下公开的程度。”女子面若桃花,一身红衣更是显得妖艳至极,仿佛是在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恶毒的话。

虽然她与宇文离是父女关系,但是她的一切人情爱恨,在被送去蓬莱的时候就注定通通不会再有了。

“晴儿,你在我身边多久了?“

晴儿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么多年,蓬莱谷到处流传着关于小主子的传言。

据说小主子身边的人从来不会超过三个月,那些人或着脱离了奴籍得到了一笔财富,又或者死无葬身之所,被孤零零的丢弃在乱葬谷里喂狼。

“回主子,从跟在主子身边起,到今日恰好三月。“

宇文灵汐淡然的看着跪在一旁的晴儿,她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哪些人会泄露她的秘密,哪些人以后会老实过日子,她在心里早就有了定论。

这么多年在她身边的人永远不会超过三个月,一是她不放心自己身边的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深知自己的本性,会无缘由的信任他人,最终,怕是会为其所害。

“我的规矩你知道的,找楼下掌柜领完银子就走吧,再出现在我面前的人什么下场你是知道的。”

晴儿只得叩头说是,她永远也忘不了前一个主子丫鬟死时的样子,不仅尸骨无存,还害的家人今生今世被所有人唾弃。

遇上这样的主子,是她的不幸,也是她的大幸。

半个时辰后,京城又发生了件大事,那就是被赐婚的宇文灵汐回来了。

据说她回来之时,连城门前的守卫都失了神智,像是九天之上的仙女,悄然飘至人间。

一时间,京城又开始沸腾起来了,在天下太平的盛世,人们最缺少的就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宇文家的小姐啊,可是天上之资,怕是宫里那位正受宠的也比不过呢。”

酒楼里,听到这样说的人一脸不屑,“怎么可能,宫里那位可是将京城第一美女都比下去了,宇文家的姑娘,还能比得上那位吗?”

宫里那位指的是不久前刚被从民间带回的和贵妃,本名李羲和,据说她的容貌比那京城中一等一的美人儿丞相家的二女宇文灵敏还要胜过几分。

一时间酒楼中嘁嘁喳喳,都在议论这京中最近的稀奇事儿。

陆昭和听闻这些议论也只是无奈的摇头失笑,继续品酒。

反倒是秦风被勾起了几丝兴趣,闹着要陆昭和陪他一起去看看美人真面目。

陆昭和拗不过,便只能付了银子半推半就的随秦风去看热闹。

2018年08月28日更新共487章
书评(0)发表评论
换一换看过本书的人正在看

你之蜜糖,我之砒霜都市最强医仙635367除灵师